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FREE/遙凜]0202松岡凜生日賀文

※年操有,遙凜二人皆20歲
※設定為兩人交往且同居中
※CP為七瀨遙X松岡凜


松岡凜低頭瞥了瞥略為生鏽的銀製腕錶,咬緊下唇不滿地念了句該死的。

微微顫抖的長針恰巧指向數字十二,時間正式來到深夜十一點整。他記得今早出門前,泡在大型浴缸裡一臉享受的七瀨遙還曾提醒過他『今天要早點回家』,至於原因,兩人各自心知肚明。

可是現在是怎樣?只不過是篇毫無內容的論文罷了,居然將他預定的返家時間一口氣往後拖了整整三小時,當松岡凜與同組的組員們從文字及教科書的地獄中掙扎著爬上岸時,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數字鐘與少說十通以上的未接來電讓他看了差點沒當場大爆粗口。開什麼玩笑,老子今天可是壽星啊,為什麼非得把美好的休息時間獻給那些破功課?

「遙那家伙,居然給我先睡了。」拚了命地從一樓匆匆爬上四樓,他一臉疲憊地佇立在兩人合租的公寓套房門口,兩眼發直地盯著早已沒了燈光的玻璃窗戶。

從羽絨外套的口袋裡掏出鑰匙,凜一邊原地踏步以驅走刺骨的寒氣,一邊喀嚓一聲打開了大門。由玄關往裡頭望,盡是一整片令人失望的漆黑。他不耐地踩著後腳跟脫下帆布鞋和短襪,踏著沉重的步伐走向自己的臥室。

遙的房間門是關起來的,凜心想大概就跟自己猜測的一樣,等得不耐煩了的同居人已先一步進入夢鄉,因此他也沒再去敲對方的門,只是黯然轉開了冰冷的喇叭鎖、自個兒顛起腳尖(磁磚地板在冬天是很冰的)步入寢室

按下電燈開關的那一瞬間,凜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本該空無一物的床上堆滿了剛洗好的衣物,以及,蜷縮在床的一角睡得正舒服的七瀨遙。後者此刻微微抽動了幾下,吃力地從厚重的棉被裡鑽出身子。

「唔嗯……」被刺眼的日光燈扎得雙眼發疼,從休眠狀態中脫出的遙瞇起細長的眸子望了望四周,好不容易才瞧見呆立在房門口、一臉愕然的松岡凜。

「是凜啊……?歡迎回家。」他以極度沙啞的嗓音這麼說。





「所以你跑到我房間來睡覺是想幹嘛、遙?」

一屁股坐上床邊凌亂的換洗衣物堆,凜以關節突起且線條有致的右手撐起下巴,半是疑惑半是無奈地開口問道。儘管表面上看來是漠不關心,凜卻無法克制自己的心臟正因莫名竄起的興奮感而加快了跳動的節拍。

「因為你實在太慢了,」遙睡眼惺忪地抓了抓翹起的黑髮,「我明明跟你說今天要早點回來的,結果到了十點多等不到人,所以我就先睡了。」
「你要睡也是回你自己房間睡吧?」凜不禁吐槽。
「回自己房間睡的話,今天就遇不到凜了,這樣要怎麼慶祝你的生日?」

遙那副理所當然的模樣沒來由地讓凜動了心,他別過頭,試圖遮掩雙頰泛起的紅潮。

「我的生日什麼的……明天再補吃個蛋糕不就好了?」他以低分貝囁嚅著,這句話卻讓遙些許不悅地皺起眉頭。
「等到明天凜就二十歲了,這樣一點意義也沒有。」後者嚴肅地反駁。
「唔、隨你便。」凜又把頭往左方更歪了些。

遙沒再接話,他起身稍微拉扯了一下身上皺成一團的長袖家居服,然後將床上的一大疊T恤及長褲一把抱起,往書桌前的旋轉椅上塞。

「你在幹嘛?」凜見狀,不解地問了句。
「在做慶祝的準備。」
「哈?你該不會要跟我說你想在我床上吃蛋糕吧?老子的床可不是拿來當餐桌用的啊!」
「我沒買蛋糕。」遙淡漠地答道,「而且比起吃蛋糕,我更想吃青花魚。」
「那你這麼大費周章的等我等到半夜是想幹嘛?現在這時間也沒有外賣可以叫啊。」
「我們又沒有要吃東西……」遙頓了頓,「雖然也是要做差不多的事。」

不等凜再次開口詢問自己的意圖,遙率先將臉湊到對方眼前,然後毫不猶豫地吻上。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好一大跳的凜急忙想往後退,肩背卻狠狠撞上了牆壁,他這才察覺自己根本沒地方能逃。

遙的舌頭柔軟而靈巧,很快就敲開了凜因緊閉而發白的雙唇,往對方口中探去。濕熱的觸感先是撫過上顎,接著在齒間來回鑽動,弄得凜渾身發燙。長而綿密的一吻就這麼持續了好一陣子,待遙心滿意足地退開之時,凜早已因用盡了氧氣而感到暈頭轉向。

「你、你這混帳突然間做什麼啊!」他紅著臉抹去嘴角殘留的唾液,惱怒地吊起眉毛。
「畢竟二十歲算是真正成人的里程碑,所以我決定來做點值得紀念的事。」
「你腦子進水了嗎?對你這種天天發情的蠢蛋來說這種事一點都不值得紀念!」
「晚回家的人可是你,不然我還能請你吃頓飯的。」
「這兩者之間沒有關聯性啊喂!」
「可是凜明明就很開心。」遙暗暗望向凜的褲檔,語帶暗示地這麼說。而本來還有一大長串的難聽話要說、態度咄咄逼人的凜在低頭了解到遙的意思之後不禁為之語塞,只得咬牙切齒、怒目瞪視對方。

事到如今也已誤上了賊船,除了舉雙手投降還能怎麼辦呢?最終凜深深嘆了口氣,悶悶不樂地吐出一句:「你最好給我小心點。」

「這點你可以放心,」遙自信地拍胸脯保證,「我對凜總是很溫柔的。」

他將對方輕輕摟入懷中,感受著松岡凜不大規則的心跳聲、以及因害臊而直線上升的體溫。遙的嘴角勾勒出溫柔的弧度,他撫亂了凜那頭稍嫌長了些的柔順頭髮,在戀人耳邊以微弱的氣音送上最真誠的祝福──

「生日快樂,凜。」

而後,吻落下。



FIN

  26 1
评论(1)
热度(26)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