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黒バス/高綠]放手之後-2

※整個系列都在虐、請小心食用
※CP為高尾和成X綠間真太郎


透明自動門流暢地滑開,穿著白袍的綠間真太郎踏入了T大的附屬醫院。

每個月一次,綠間會和三、四年級的學長們一起在自己大學所開設的醫院裡進行實習。通常內容會由當日比較空閒的指導醫師指定,有時只是介紹醫院內部的運作及設備、有時則是協助手術或治療的進行。

「早安、綠間君,今天的指導醫生是3樓外科手術的鹿野先生喔。」
「知道了、謝謝。」

得到了指示,綠間搭了上樓的電梯尋找鹿野醫生。

從各方面來說,今天並不是個適合實習的日子,尤其綠間還無法完全從昨晚著震懾中平復,身心狀態可說是差到不能再差了。可他自己也心知肚明,實習的機會難能可貴,不能隨便改日子、更不能因為自己狀況不好而白白浪費,因此現在唯一能做的只有刻意忽略鼓動著的不安,把心思拉回正軌上了。

「打擾了。」

輕敲了兩下門,綠間有禮貌地打了招呼,走進鹿野醫生的辦公室。

鹿野隆二,53歲,被譽為外科手術室裡的奇蹟創造者。縫合技術是日本數一數二的好,對待病人更是仁慈,常常會不計治療費替貧窮的患者做手術,也因此在醫界有著響叮噹的好名聲。

綠間對於鹿野醫生的看法與他人無異:除了尊敬以外就是無限的憧憬,而能夠得到他本人的指導更是再幸運也不過了,必須把握這次實習多學點東西才行──除了這樣的想法以外,他也不禁思考著如果由鹿野醫生來為高尾動手術,不知道能不能把那人的視力救回來?

「是綠間君沒錯吧?」
「呃、是的。」

對方的呼叫讓綠間回過了神,他搖搖頭甩開不斷浮現在腦海中的高尾,重新正視眼前的這位大人物。寬闊的肩膀、冷靜沉著的微笑、已有些花白的髮和看起來十分厚實的雙手,鹿野隆二坐在辦公椅上,毫不避諱地直盯著綠間。

「辛苦你了,我聽校方那邊講過你的事情,才一年級就有這樣的實力真的很令人敬佩呢。」
「不、您過獎了。」
「哈哈哈、何必這麼謙虛呢?偶爾自信過度點是沒什麼關係的,因為自信這種東西在真正成為醫生之後,是會一點一滴被磨去的啊。」
「是…。」

綠間沒有說,其實他對自己根本沒什麼自信。除了那準確到令人吃驚的三分球之外,他在籃球以外的領域並沒有所謂天生的資質,就算現在走到了這種地步,那也是因為他拚了命地努力著。

「那麼我來說明下今天的課程吧,一個小時候我會做腦部手術,到時候就請你在一旁觀察手術進行的過程,必要的時候我也會請你幫忙的。」
「是的。」
「時間大約是四個小時,我想應該不會更長了。順帶一提、與我共同執行手術的還有隔壁辦公室的山田醫生。」
「了解,這就是今天全部的行程嗎?」
「當然還有,不過接下來就是我的私人委託了。」
「私人…委託?」

鹿野醫生輕拍了下綠間的肩膀,微微頷首。

「今天下午四點半,我多了一場原本不在預定內的緊急心臟手術。原本這段時間和另一位昨天送進來的患者約會了要做檢查的,不過現在卻去不了了。因此,我想麻煩你代替我去做檢查。」
「知道了,沒問題。」
「還有、有空的話順便跟他聊聊吧,那位患者的精神狀態看起來一直都不太好。」
「是。」

前面的任務是很好達成,但綠間卻在答應的同時忍不住想著患者是否真的能夠藉由『和自己聊聊』而暫時忘卻痛苦,而且他現在的精神狀態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只是礙於輩分問題,他無法拒絕鹿野醫生。

「那就拜託你了,去為接下來的手術做些準備吧。」
「我知道了。」

戰戰兢兢地關上辦公室的門,綠間稍微鬆了口氣。

──跟大人物講話到頭來還是疲憊的。
他在這麼想的同時緊緊鎖住了眉頭。


***


跟著鹿野醫生結束第一場腦部手術,已經是五個多小時之後的事了。

重回光明的懷抱之中,綠間只覺得頭昏眼花。畢竟手術室裡的照明令他倍感壓力,緊迫的氣氛更是讓人連一刻都不得放鬆。揉了揉痠痛的雙眼,綠間暫時性地摘下眼鏡。他先和鹿野醫生再三道過謝後,才緩緩步向303號病房準備會見病患。

走在稍嫌長了些的醫院迴廊上,綠間開始翻閱方才得到的病患詳細資料。

密密麻麻的墨字印滿了整疊A4紙,普通人可能在閱讀以前就會先舉雙手投降了吧。畢竟等會兒就要替對方做檢查了,綠間沒打算一字ㄧ句的瀏覽資料,只要確認過名字、知道自己應該怎麼稱呼病患就夠了。

於是當他將目光往下掃,然後讓雙眼在姓名欄定焦時──他愣住了。

『病患姓名:高尾和成』上頭是這麼寫的。

原本急躁的腳步緩了下來,綠間有些害怕地用手摀住了嘴巴,他的全身都在顫抖著。

這個玩笑開太大了。

小心翼翼地翻到下一頁,上面還有著昨天剛動完手術的高尾目前的狀態。腹部挫傷、左手腕扭傷、輕微腦震盪…還有最後、卻也是最顯眼的那四個字:『雙眼失明』。

明明其他部位都沒什麼太嚴重的傷害的、為什麼偏偏就是眼睛失明呢?然後自己又為什麼必須在這個時間點、和高尾見面呢?

如果有上帝的存在的話,綠間不禁想著,那祂一定一直都沒能將兩人之間牽起的羈絆一刀砍斷吧。所以此時此刻他才會身在此處,被迫面對已經逃避了三年之久的夥伴以及那場令他墮落的敗北。

不能被高尾發現。這是綠間審慎思考過後得到的結論。

現在的高尾根本就沒有餘力來應付多年不見的自己,他本身也還沒做好重逢的心理準備,既然如此就乾脆點、偽裝成某位不知名的實習醫生吧。

深呼吸了幾次,麻木的雙腿總算有了點知覺,綠間真太郎在303號病房前停下、輕敲了敲門板。

「──打擾了。」

一陣令人屏息的沉默之後,另一端傳來了微弱的招呼聲。

「…請進。」

病房裡的患者真的會是高尾嗎?綠間轉著喇叭鎖的同時無可避免地懷疑著。他所認識的高尾──儘管已經是幾年前的事──總是十分有元氣,老愛開些無聊的玩笑,就算發生了什麼令人沮喪的事也總會強顏歡笑、反過來去鼓勵他人。

但剛剛的氣音聽起來實在太過虛弱,讓綠間感到有些恐懼。他往單人床走了幾步,雙手微微發顫。

夕陽的餘暉透過几淨的玻璃窗灑落地面,在這般金碧輝煌且神聖的光芒照耀之下,床上瘦弱的少年轉過頭,嘲諷地勾起嘴角。

「午安,醫生。」


──TBC

  2
评论
热度(2)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