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黒バス/高綠]放手之後-1

※這整系列就是虐虐虐虐虐(夠了#

※CP為高尾和成X綠間真太郎


深夜十一點零三分。


綠間真太郎慵懶地躺臥在自宅沙發上,小口啜飲著稍嫌苦澀的美式濃縮咖啡。

閃爍的電視螢幕上,主播微啟朱唇、一開一闔地播報著世界的日常。雖然盡是些令人想忽略的腥羶色消息,但無事可做的綠間仍毫不在意地盯著那些驚悚的畫面,將整個人沉浸在夜晚唯一的喧囂裡。畢竟再過半小時,就會從聲光影像裡解脫,回到黯淡無光的現實之中了。

每晚的新聞時間是從十一點到十一點半,之後大約會花十到十五分鐘的時間淋浴,稍微瀏覽過第二天的課表之後,從午夜開始進入深沉睡眠。如此緊湊且有效率的行程是綠間自己訂下的,他也理所當然地遵守著日常的規矩。

家裡的擺設自然是一絲不苟,雖然只是小小的公寓房間,該有的還是會有。櫥櫃旁純白的烤吐司機、明明是二手貨卻被擦的亮晶晶的書桌、大小剛好的單人床,幾坪大的空間整齊到難以讓人和一位大一的普通男性做任何聯想。

這就是綠間真太郎,總是在乎他人從未注意過的微小細節,執著在規律的日常之中。

可生活在有條不紊的環境裡,綠間並未感到一丁點輕鬆。相反地,鴉雀無聲的夜晚反而會讓罪惡感重新湧上心頭。

他疲累地閉起雙眼,在睫毛與睫毛交合的那一剎那,腦海中又浮現出熟悉的畫面。


同樣的球場,同樣的嘈雜,以及同樣令人心碎的雙瞳。


──可惡。


仰頭,他讓馬克杯中的最後一滴咖啡流入依然乾澀的喉嚨,然後吃力地坐起身來,有些急躁地想做些什麼好忘卻那揮之不去的夢魘。

所以當內容貧乏的電視新聞突然半路殺出個插播時,他毫不猶豫的立刻將雙眼重新聚焦在前方。

『為您插播一則最新消息,東京市OO區於方才十一點整出了一場行人與酒駕小貨車相撞的車禍。被害者為籃球名校N大的一年級少年T.K君,目前正被緊急送往鄰近醫院進行治療──』

──什麼嘛、是車禍啊?

最近這種酒駕的新聞似乎又變多了,這個社會的治安到底何時才會有露出曙光的一天呢?綠間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定睛更加仔細的關注著報導。

然後下一秒,馬克杯從他手裡落下,發出了刺耳的碎裂聲。

畫面中的小框框有著被害少年的照片,雖然眼睛被遮住了,但那個髮型、那個肩膀的寬度、還有嘴角上揚的弧度卻都熟悉到讓人害怕。

──不可能。

『根據方才醫院傳來的最新消息,這名少年已經脫離生命危險。但不幸的是,這場車禍造成其雙眼失明,詳細情形──』

無視電視機前某位觀眾的恐懼,主播事不關己的繼續播報著。

在大腦接受到訊息的瞬間,綠間幾乎是無可避免地全身顫抖著。他又一次地定睛望向液晶銀幕,想說服自己方才的所見所聞只不過是錯覺罷了。可那張照片卻不知怎地被放大,少年的身上穿的居然是亮橘色的秀德運動外套。

──對啊、這是當時一起去拍的證件照。

毫無疑問的,那是高尾和成。這位他曾經想要遺忘,卻始終沒能忘懷的少年,出了車禍。

綠間站起身,重心不穩地向前踉蹌了幾步,然後瘋狂地在黑暗中摸索著剛換沒多久的觸控手機。

啪啦、啪啦、啪啦。

書桌上的文件和筆掉落一地,教科書和平常看的小說也被粗糙的大手用力掃開,綠間緊抓住那台通訊機器,然後連想都沒想地按下了高尾的手機號碼。明明那人早在三年前就被自己從通訊錄裡刪除了,綠間卻已將他的電話倒背如流。

『您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計費──』

「可惡!」

如果是場噩夢的話就快點甦醒吧,如果是現實的話就逃回夢境之中吧。因為高尾和成不能失去那雙眼睛啊。

綠間真太郎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恍惚地跪下。


就像當年在球場上一樣。


***


當卡車駛向我的那一剎那,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居然是你的臉呢。
啊啊、果然過了這麼久還是忘不了啊。
你當初不顧我的反對,獨自走進了黑暗之中。

現在我終於可以去找你了,小真。


***


自從三年前與洛山的那場比賽以來,綠間就再也沒和高尾見過面了。

他在比賽結束後的第二天有效率的辦理了退學手續,轉至家裡附近以高升學率為名的御園高校。籃球對這種東西那裡自然還是有,卻是支弱小到連經理的人數都多過球員的隊伍,這樣的校隊綠間連參加都嫌浪費時間。

當然在這期間,高尾並不是沒有來找過綠間,雖然自己已經拜託過校方將自己轉學到哪兒的情報全數保密,但對方的毅力和執著卻是十分驚人。每逢周末就會不停地打電話、傳簡訊,還三不五時的跑到家裡來在樓下大聲嚷嚷著要見面,就連平日的早晨也會騎著那輛板車堵在自家巷口,害得綠間繞遠路上學了好一陣子。

可儘管如此,他還是堅決不見高尾。

綠間真太郎不懂,明明已經將高尾留在光明之處了,為什麼他還是鍥而不捨的尋找著自己呢?他離開的意義絕對不能夠這樣輕易被否定掉啊。

一直到了升上高三,高尾才終於停止了原本激進的行動。也許是因為要考試了、但也或許是因為他知道最初的『小真』已經再也回不來了。於是這兩位曾經黏的如膠似漆的少年所走的道路,真正的開始有了分歧。

高尾憑著籃球方面絕佳的才能和本身就不太差的頭腦進入了數一數二的體育N大,才一年級就已經被籃球隊的學長看上,很快就有機會成為正選隊員了。而相反的,綠間三年來在校的好成績則是保送他升上了T大的醫學系,就連在人才輩出的大學裡也依然亮眼的表現令教授們大為驚嘆,他現在已經取得資格能夠每個月到大學的附屬醫院實習了。

本來不該再有任何交集的高尾和成以及綠間真太郎、本來早就該放眼望向不同的將來的兩人,卻因為一場車禍而再次得到了正視對方以及自己心情的機會。

但居然是一場車禍啊,將高尾毫不留情捲入的車禍。為什麼命運總愛捉弄人呢?


***


睜開眼睛的瞬間,腦袋裡的一個浮現的名字是高尾和成。

昨晚難得違反了自己的生活規律,綠間一直緊盯著電視直到半夜兩點才終於放棄主播口中『更加詳細的報導』。即使如此,他整晚只是不停的翻著身輾轉難眠,又躺了將近一小時才緩緩入眠。

惡夢一個接著一個,全部都上演著毛骨悚然的戲碼。高尾無數次的在自己夢中綻放笑容,然後逐漸消失、幻化成泡影。

「那傢伙…在搞什麼…」

喃喃念著無用的怨言,綠間伸長了手臂,在床頭櫃摸到了自己的行事曆。今天的日期上打了個顯眼的紅圈,下面整齊的字跡寫著『醫院實習』。

──還真不是時候啊。

『啪』一聲地合起本子,綠間深深地、深深地嘆了口氣。




──TBC

  1
评论
热度(1)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