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黒バス/高綠高]Here for you

CP:高尾和成+綠間真太郎/無攻受向



大四這年,小時後跟自己十分親近的叔父意外過世了。

身穿一套平整的黑色絲絨西裝,綠間真太郎面無表情地與其他親戚一同佇立在叔父的錶框照片前。他一邊放剛才合十的雙手,一邊默默看著低聲啜泣的遺屬們。

從愛聊八卦的阿姨們那裡聽說了死因,好像是原因不明的心肌梗塞。綠間下意識地將右手湊到了左胸前,試圖去感受心臟強而有力的跳動。單單只是心跳停下,他不禁想,人的生命就這樣結束了嗎?

真是極其脆弱。

他將注意力拉回剛上完香的幾位表親身上,然後低頭確認了下時間。雖然還沒輪到自己向叔父做最後的道別,但考慮到畢業論文還有三分之二要趕,綠間決定之後再自行去墓前道個歉。於是他向家人和親屬們禮貌性打了個招呼,便隻身踏出了籠罩著低迷氣氛的殯儀館。

二月初,外頭仍下著紛紛細雪。





拖著沉甸甸的步伐推開木製門把時,綠間不禁為猛烈襲來的寒氣打了個哆嗦。他猶豫了半晌,決定稍微走點路去搭公車。然而才沒走幾步,這個計劃就被突然現身的某人給打亂了。

「唷、小真。」

倚著路燈並舉起單手打了個招呼,不該在此的高尾和成正佇立在綠間面前。

「你為什麼會知道我在這裡?」綠間沒有太驚訝,卻還是皺起眉頭問道。
「跟教授問來的啊。小真好過分喔,請假居然不告訴我!」
「反正也不干你的事。」

輕蔑地推了下眼鏡,綠間沒那個心情像平時那樣和高尾進行無意義的對話,逕自劃下了句點並再度邁開步伐。高尾只是聳了聳肩,向前跑了兩三步跟上對方。

沉默的空氣在兩人之間來回流轉,綠間走在高尾前方幾步,雙手插在西裝口袋裡。剛剛的喪禮讓他回想起不少兒時和叔父一同度過的美好時光,明明距離現今頗為久遠,那些泛黃的畫面卻仍然歷歷在目。他沒有流淚,要說悲痛也不至於,卻不知怎的感到一絲抑鬱。有一部分或許是無聊的懷舊情愫在作祟,但他更強烈地感受到生命的流逝究竟多麼輕易。

接下來還有多少場喪禮等著他參加?又還有多少張鮮豔的大頭照要他去一一感懷?

想到這裡,綠間停下了腳步。

他回過頭看向自己身後那個正以踩雪為樂的高尾和成,而感受到對方視線的高尾也立即抬起頭回望。

「怎麼了、小真?」高尾出聲問道,但綠間只是一臉迷茫地呆站在原地。那雙墨綠瞳孔的最深處一向鋒利的光芒如今像風中殘燭那般搖曳不定。高尾愣了愣,突然懂了眼前這人在想些什麼。

「我哪裡都不會去喔。」他開口,一字一句都參雜著滿溢出來的溫柔。「我就在這裡,在小真身邊。」

片片雪花擦過兩人的雙頰,然後無聲無息地落下。高尾的身影在一片白茫茫之中有些模糊,但令人安心的話語仍確實地滲入綠間心裡。綠間眨了眨眼,有點難為情地別過頭。

「你幹嘛突然說些莫名其妙的話?」他故意吐出了刻薄的質問。而高尾也夠識相,敷衍地笑了笑順著綠間的意回答。
「沒什麼,突然想講而已。」
「哼、我想也是。」

於是綠間轉過身,繼續緩慢地步行著,後方緊接著也傳來高尾那毫無節奏可言的腳步聲。

這樣就夠了,他仰頭望向蒼茫的天空。沒什麼好怕的。

只要那人仍像現在這樣亦步亦趨地跟在自己身後。



FIN

 
评论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