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黒バス/高綠]7/7綠間真太郎生賀

CP:高尾和成x綠間真太郎

 

 

 綠間真太郎一如往常地端坐在板車後方,仰著頭試圖稍微伸展下筋骨。

今日幸運物的鈴鐺還在運動褲的口袋裡,隨著路程顛坡和車身略有起伏的搖晃叮鈴作響。高尾和成在前方一邊賣力騎著車一邊滔滔不絕地說話,內容不外乎就是『天空好美啊』、『小真你看那裡有種香菇耶超可愛的』這種可有可無的讚嘆式語句,彷彿他身處的世界無時無刻都充滿的繽紛的色彩和驚為天人的事物般。

眨了眨眼,無法像高尾那樣對身邊美麗風景產生共鳴的綠間輕聲嘆了口氣。

他的所見之處──跟高尾完全不同──除了白還是純白。眼前的一片白讓他感到渾身不對勁,既沒安全感又使人焦躁,而且不知道要持續到什麼時候。

「吶、高尾。」

「嗯──?」有些刻意地拉長了尾音,高尾笑嘻嘻地轉過頭回應綠間。

「這東西也差不多可以拿下來了吧?我都出汗了。」

扯了扯遮蔽雙眼的白布條,綠間無奈地徵求高尾同意。說來也奇怪,今天才剛坐上板車,那位可惡的高尾同學就不由分說地將布條綁上來,還說著『今天要帶小真去個好地方、到目的地之前不能解開白布喔』這種莫名其妙的話,接著板車就趁著綠間仍然一片混亂之時駛動,等他意識到自己誤上賊船的時候早就來不及了。

「忍耐一下嘛小真、只要再五到十分鐘就會到了,我這邊也是騎車騎得滿頭大汗啊。」

甩了甩早已濕透的前額瀏海和淋漓的汗水,高尾輕鬆地敷衍掉了綠間,繼續馬不停蹄地踩著踏板。而後方那位綠髮友人除了在心底拚命碎碎念抱怨幸運物太小不靈驗之外,也沒別的辦法可想了。







伴隨著刺耳的嘎吱聲,老舊的板車終於在行駛了四十分鐘後煞車停下。綠間真太郎猛然睜眼,才發現自己早在不知何時進入了休眠狀態。他動了動身子,屈起僵直麻木的雙腿用力踏了踏。

「午安、小真,這趟旅程還舒服嗎?」高尾和成悄聲來到綠間身邊,語帶戲謔地問了句。

「要是我看得見的話,應該會更好一些。」

語畢,綠間彆扭的別過頭,這舉動卻不經意地逗笑了高尾。黑髮少年看向傲嬌病症發作的友人,費了好大一番工夫才沒猖狂的大笑出聲。

「好了啦、小真,別在意那麼多嘛,不這樣做的話就不能給你個驚喜啦。」
「哼。」
「下次再請你喝超有名的紅豆年糕湯當作賠償啦──總之先下車吧?」

高尾倏地前頃、緊握住了綠間未纏上繃帶的右手,而掌心突如其來的柔軟觸感著時把對方下了一大跳。

「你、你要幹嘛?」
「問我要幹嘛……當然是暫時充當小真的導盲犬,把你帶到正確的地方囉。」
「這種事情不用你幫忙我也──」

話還沒說完,試圖想甩開高尾的綠間一個踉蹌,差點沒從板車上摔下來。高尾見狀急忙攀住友人的雙肩,好不容易維持住兩人的平衡。

「太危險了啊小真,就稍微讓我扶著你不好嗎?」
「唔──」

綠間狼狽地抬起頭,不知道他正隔了層薄布與高尾互相凝視著。但儘管什麼都看不見,他感覺得到對方銳利的眼神彷彿是要刺穿自己那樣的熾熱。

每次都是這樣,高尾在小細節上莫名的堅持總讓綠間退避三分。

「……給你牽著就是了,可別讓我掉下懸崖啊。」







在高尾溫柔的牽引之下,緩慢步行著的綠間也走了有十分鐘之久了。

是因為看不見的關係嗎?綠間默默想著。總覺得高尾對待自己比平常更加的小心翼翼,像是在呵護著一不小心就會破碎一地的玻璃飾品那般謹慎。每個轉彎處、每個稍嫌陡峭的台階,他都能感覺到對方指尖傳來的那股暖流隨著一句『要小心喔』更加快速地流入自己體內。這種未曾有過的感受總是會讓綠間的心跳亂了節拍,過於快速地鼓動著。

每項前踩一步的啪搭聲加上鞋底傳來的特有觸感讓綠間確認了兩人正在濕潤的草地上行走著,但也就只有如此了。有草地的地方多的是,他不禁懷疑高尾是不是藉著這個機會把自己給帶到了不知名的荒郊野外。

突然,牽著自己的那人停下了腳步。

「嘿嘿、到了喔小真。」

高尾刻不容緩的將綠間轉向另一側,然後繞到對方背後開始窸窸窣窣的解起自己綁上的布條。綠間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一邊想著『終於啊──』一邊靜待他的視野能夠恢復以往的寬廣。

「吶小真、小真知道為什麼我今天要帶你來這嗎?」高尾在快速動作著手指的同時,仍然不忘輕鬆地開口和綠間攀談。

「嘛、雖然覺得你實在很無聊,但我大概猜得到。」

「欸──原來你還記得啊。」

「一般人不會忘掉的吧,好歹是自己的生日。」

嘛、也是呢。高尾燦笑著應和對方,然後唰地一聲、抽走了妨礙綠間視線的白布條。後者還無法適應瞬間的明亮,下意識地閉上雙眼。

「沒事的喔小真、慢慢的張開眼睛就行了。」拍了拍綠間的肩膀,高尾以輕柔的口氣,像是在哄小孩似的安撫著對方。

「那個啊,雖然別人都覺得生日這種日子就是應該要吃蛋糕吹蠟燭送禮物,但我今年就是想為了小真做點什麼不一樣的。」

「禮物當然也是有買啦、不過我放在板車那了想說回程再給你。比起送給小真實際的東西,我更想讓你看看我所望見的、非常美麗的世界。」

「嘿嘿對啊,我也耍了點任性呢。但我覺得真的能夠永久保存的,大概就只有令人印象深刻的景色或回憶了吧。」

「所以小真,請你張大眼睛看吧?在18歲生日這天好好的、用力的看看這片全世界最美麗的風景。」

或許是受到高尾話語的鼓舞、又或許是因為眼睛已經適應了久未感受到的強烈光芒,綠間終於小心翼翼地、睜開了緊閉的翠綠雙眸。

那真的是非常不得了的景色。

「夕陽……嗎?」

呈現在綠間眼前的、是令他永生難忘的日落景象。紅、橘紅、橘、黃等暖系色彩毫不客氣地占據視野,洋洋灑灑地布滿了整片天空。色塊與色塊的交接處,這些顏色又相互渲染著,似老畫家手中的調色盤那樣毫無秩序與條理,卻又讓人目眩神迷。炙熱的天頂焚燒著,望遠一點就能看見地平線正閃閃發亮,如世界的一道裂縫般透出溫暖的光。

由於兩人是站在高處鳥瞰,低下頭就能讓他們所居住的城市全數映入眼簾。一棟棟方正的建築物像積木般整齊地堆疊排列在腳下,平時毫不起眼的河流映著夕陽波光粼粼,在視網膜上劃下難以抹滅的亮眼痕跡。

綠間抬起頭,總覺得廣闊的天空好像正朝自己直撲而來,下一秒他也會跟著被染上鮮艷的色彩。

「很美吧?小真。」高尾望著佇立不動的綠間,上揚的嘴角劃出漂亮的弧度。

「嗯、是很美啊。」難得坦率地說出了自己的看法,綠間回過頭看向高尾、唇邊也帶了幾分笑意。

「這裡啊──」高尾向前走了幾步,「是之前假日出來騎車的時候偶然發現的,因為是稍微高了點的山丘,所以看什麼都很清楚。之前我來的時候剛好看到了日落,該怎麼說呢──被震懾住了吧,後來就想著一定也要帶小真來一次。」

身穿秀德運動服的高尾彷彿也和眼前的橘紅融為一體了,綠間盯著高尾的背影不禁這麼想。而當高尾仰起頭對自己咧開嘴露出笑容的那一剎那,綠間甚至有種被吸進了對方那雙靈動黑眸的錯覺。

「怎麼樣啊小真、還喜歡這份大禮嗎?」

「哼、以你來說算是做的不錯了……」綠間先是頓了頓、才又緩緩開口,「謝謝。」

「嗯?小真剛是不是說了什麼超難得的話啊?」

「吵死了,沒聽到就算了!」

「是是──」

高尾先是一臉無辜地笑了笑,然後趁著對方不注意時湊上,啄了綠間的臉頰一口。下個瞬間,感受到溫熱觸感的綠間立刻大驚小怪了起來,像平常被偷襲時那樣露出了驚慌的表情。

「高、高尾!你這傢伙不要太得寸進尺!再說我可沒有準你這麼做,你還要再請我兩罐紅豆年糕湯才能付清債款──」

「兩罐是吧?收‧到。」毫不在意地敬了個舉手禮,高尾這會兒又將另隻手伸向綠間。

「你、你要幹嘛?」

「生日快樂──」高尾將細長的雙眼瞇成了漂亮的新月,「一起去買紅豆年糕湯吧?小真。」




FIN

  2
评论
热度(2)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