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黒バス/高綠]夏戀(上)

CP:高尾和成X綠間真太郎

 

夏日戀情,這個四字詞兒裡面不曉得蘊含了多少的浪漫與期盼。青春期的少年少女們總在暑假即將來臨前的六月裡一邊與期末考拚命,一邊有點不切實際的幻想著與心上人一同趁著夏天參加少女漫畫裡時常出現的煙火大會,或是在夕陽照耀的海邊互訴愛意。

通常這時候的校對生產率都會如股票一般大幅上漲至漲停板,走在校園裡要是不戴個墨鏡就很有可能踩到閃光彈,不論男女都在此時勇氣倍增,打算趁勢來一次讓對方永生難忘的告白。



連那位和戀愛兩字八竿子打不著邊際的籃球少年,綠間真太郎,不知為何也掉進了夏日的粉紅陷阱之中。




***




「我、我喜歡高尾君!」




明明就隨身帶著幸運物的兔子吊飾了,為什麼走在走廊上也會中招?綠間一邊在心裡埋怨,一邊上下打量著眼前綁著馬尾的清秀女孩。

「不好意思,請問你是哪位?」皺了皺眉,綠間這麼問道。
「啊、沒有自我介紹真是不好意思!我是一年三班的宮本繪里香,請多指教。」

宮本繪里香?

雖然報上姓名的對方態度良好又很有禮貌,卻是連聽都沒聽過的名字。

「宮本…同學是吧?那麼,你為什麼要向我告白自己喜歡高尾呢?」

──就別給我說是把我們兩個搞錯了。

想到這個荒謬的可能性,綠間不禁害怕地搖搖頭。

「那、那個…是因為,希望可以請綠間君幫忙…」
「幫忙?」
「信…可以幫我給高尾君嗎?」這麼說的同時,宮本從口袋裡掏出粉紅色的信封,封口還是用愛心貼紙黏起來的。

「為什麼不能自己給?拜託我難道比較有機會嗎?」
「那、那個,可以的話我也想這樣做。但是之前有朋友親自向高尾君告白過,結果被拒絕了…」

被拒絕了!?高尾那傢伙的人氣有高到可以隨便拒絕女生嗎?

──這些事可從來沒聽他說過啊。

想到這裡,綠間不禁感到焦躁,接著又為了感到焦躁的自己更加焦躁了。


「我想說…綠間君跟高尾君是好朋友…不知道能不能拜託你…」
「……」
「綠、綠間君?」
「啊、抱歉,稍微晃了神。」
「那個…如果你不願意也是沒關係的…」

不願意嗎?

綠間思考著。眼前名為宮本繪里香的少女看來品行是不差,長相應該也算符合高尾的喜好。這種時候要是拒絕了搞不好還會引來不必要的誤會,反正自己只是幫忙傳個信而已,也沒什麼損失。

再說要是真交上了個女朋友,高尾的存在對他而言或許就不那麼令人在意了。

「知道了,等會兒練球時幫你交給高尾。不過結果我不能保證就是了。」
「真的嗎?太感謝你了!」

少女的臉瞬間亮了起來,她再三的道謝之後便將手裡的信塞進了綠間手中,蹦蹦跳跳的離開了。


一般來說並不會輕易答應別人的,這次的例外完全是因為高尾啊。想到這裡,綠間不安地握緊了手中的信。

影響實在太大了,他忍不住這麼想。




***




當高尾和成從綠間真太郎那裡收到別的女生給他的情書時,他的理智差點當場斷線。


「吶、小真,為什麼幫她了?」
「沒什麼不好的吧,給個信而已。」綠間回答,儘管他有些心虛。
「小真認為我應該答應宮本同學的表白嗎?」
「別問我啊,這種事應該你自己決定吧。」

這算什麼啊?高尾不禁這麼覺得。

自己喜歡綠間的這件事,高尾很早就發覺了。不論何時,他總是注視著那位挑剔潔癖自尊心又高的要命的同班同學,從早上騎著那台神秘的板車開始一直到傍晚離開籃球場的前一秒,高尾的視線從來沒有離開過。他喜歡著綠間的一切,包括投籃時那份過度自信的表情、包括時常朝自己投射的冷漠視線、包括一般男人不會有的神經質習慣、包括對於別人連看都不曾看過的早晨占卜的強烈信念。

但他也有自知之明,這份感情絕對不能說。

要是不小心破壞了兩人之間微妙的平衡,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任和默契就會如高樓倒塌一般的開始崩壞。所以就算他分分秒秒都黏在綠間的身邊,也沒有開玩笑地對他說出『我最喜歡小真』這種話。

不過高尾卻在小心翼翼維持著關係的同時感到矛盾。明明心裡是想著千萬不能被對方發現自己心情的,卻時常做出逾矩的行為,事後又打馬虎眼混過去。結果到底是希望綠間發覺還是不希望,他也搞不太清楚了。

「高尾、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綠間的一句問話,將神遊的高尾拉回了現實。

──就算沒有發覺也不是小真的錯啊…不能生氣不能生氣。

高尾抬起頭,臉上掛著那常見的輕浮笑容。

「抱歉抱歉、有啦我有在聽!這信我收下了。」反正也不可能真的和這女孩交往,只是多了個以後擦肩而過時會尷尬的人物罷了。

「拿去、還有快點去換衣服吧。」
「知──道了!小真大人!」高尾笑嘻嘻的行了個舉手禮表示遵命。

「還有、那個啊…」
「嗯?」

原本已經要離開的綠間猶豫了許久,才緩緩的開口:

「那個叫宮本的,感覺是個好人。你就考慮一下吧。」


啪擦。


彷彿聽到了這樣的音效,高尾原本僅存的一點點理性瞬間斷掉了。


「你說真的…嗎?」
「不然說假的嗎?你稍微──」

「別開玩笑了!!!」

碰的一聲,高尾用雙手狠狠地把綠間推上牆壁。

「小真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綠間睜大了翠綠的雙瞳,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隊友。熟悉的臉上已經不見平常的輕鬆自在,高尾此刻的表情因為憤怒而扭曲。

雖然不想承認,但自己的確對這樣的高尾感到有點…恐懼。

「高尾──」

正想說些什麼的時候,體育館的另一頭傳來了隊長大坪的怒吼。

「綠間、高尾!你們兩個在幹什麼!都快要比賽了,現在可不是給你們胡鬧的時候啊!」

高尾心頭一驚,立刻放開了原本還緊抓住對方領子的手。

──完蛋了。

這是他冷靜下來後冒出的第一個想法。

「啊哈哈哈、小真被我嚇到了嗎?我也被自己嚇了一跳呢!剛剛是逗你的啦、逗你的。」

意識到綠間的樣子變得很不對勁,高尾立刻勾起嘴角,試圖掩蓋剛才的衝動。

「高尾、你剛才──」
「好、了、啦!快點去換衣服,小真剛剛不也這麼說了嗎?隊長生起氣來可是比宮地學長還恐怖喔!」

若無其事的拍了拍對方的肩膀,高尾逃也似的離開了球場。留下綠間一個人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



──該死的、該死的、該死的!

高尾一邊往更衣室奔跑,一邊在心裡無數次的咒罵自己。

兩人之間那條緊繃的弦終於斷掉了、已經沒有辦法再回到以前那樣了,這都是自己太不成熟所造成的。

高尾和成一向是個自制力很高的人,在綠間真太郎的訓練之下尤其變的很克制自己。可是綠間今天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已經完全超越了忍耐的範圍,他在氣自己幼稚的同時也對於心上人那毫不在乎的態度感到不滿。

──你就這麼想把我推給別人嗎、小真?

說不定,那位遲鈍的隊友根本就不把自己當一回事,根本沒有注意到那份隱藏了許久的感情。高尾光是想到哪天綠間也會交女朋友然後離開自己,心就如撕裂般的疼痛著。

「我喜歡你啊…小真…」

他靠著鐵櫃,無力的低喃道。



***



綠間真太郎,非常難得的感到困惑。


約莫國小的時候開始,綠間就已經懂得和身邊的每個人保持適當的距離。他一向不喜歡被別人過分干涉私生活,也不認為和朋友黏得緊緊的是什麼幸福的事,只要能夠活在自己所建築的,條理分明又僵化的世界裡就行了。設下了完善的防備並劃清了界限,在被他人認為是『異常』的日常之中過著有條不紊的每一天,這就是綠間選擇的生活方式。

然而高尾和成──這位不知該說是白目抑或天真的高中同學,卻理所當然似地踏入了這塊十多年來被禁止進入的領域裡,破壞了綠間自認為完美的日常。

讓對方騎板車載自己上下學、每天聽著他在耳邊喊著小真小真、冷不仿被開了明明就很無趣的玩笑,這些是他從來沒有體驗過的。等綠間發覺時,高尾的存在已經融入了他的日常,如空氣、陽光那樣不可或缺的存在著。

跟他在一起甚至比自己一個人還自在。

綠間在體會到這點的同時感到慌張。他從不想依賴任何人、更沒有打算和某人變得如此要好,但如今的情況已經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平時專注於黑板的視線開始在上課間不自覺的向後飄,一轉過頭就會對上後方黑髮少年爽朗的笑容、在籃球場上和別校激戰時,總會忍不住想確認那位老是笑容滿面的友人是否就站在自己身後、就連下課時間也會因為沒看到熟悉的人影而不安。

──這樣的我太不對勁了。

過分的依賴並不是他所期望的,綠間也不想承認自己比想像中更需要高尾。會希望他在身邊或許只是一種習慣,而剛養成的習慣是很容易改掉的。只要高尾稍微疏遠他一段時間,一切就會回到過去一個人的時候了。

正是因為抱著這樣的想法,綠間才會答應幫宮本繪里香的忙。

可是──

高尾為什麼會露出那麼受傷的表情呢?

方才緊緊揪住自己領口的高尾看起來非常哀傷,黑藍色的眼眸中閃著他未曾見過的漆黑感情。綠間甚至覺得他之所以皺起眉頭是為了不讓眼淚掉下來。

「可惡…你有話就直說啊…!」不甘心地往牆壁用力一捶,戴著眼鏡的綠髮少年悔恨地走出了更衣室。


這天,綠間失手投偏了三顆球。






TBC


  2
评论
热度(2)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