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雙鬼]關憶北(試閱)03-04

03

 

所以人們才說離別總是來的很突然。

 

事實上退役跟離別也不完全是同一回事,躺在床上的吳羽策直盯著天花板、心不在焉地想。就算李軒離開了職業聯盟,他們也會繼續頻繁的見面、開小號在競技場上PK、趁休假期間去對方家裡過夜、甚至在酒酣耳熱之際互相擁抱親吻──即使他們並不以情侶自稱。吳羽策早忘了他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維持這種過分曖昧的關係,不過就這麼歹戲拖棚下去也是無所謂,至少他們對彼此的想法都是心知肚明。而此刻比起同性友誼,更讓他感到無所適從的是他倆,曾經帶領虛空打入四強的雙鬼組合,很快便再也無法繼續待在同個隊伍裡並肩奮鬥了。

那究竟是怎麼樣一種感覺呢?吳羽策幾乎是從來沒有認真想過這問題。打從進入戰隊以來,李軒就一直是他的隊長、是那個訓練時偶爾會睡過頭害他得去敲門叫人的隔壁宿友、是會在團隊賽時眼觀大局精巧佈下鬼陣的逢山鬼泣的操作者、是每次上場前總要和他相互擊拳鼓勵的最佳搭檔,長達幾乎十年的時間,他和這個人每週窩在房裡頭討論戰術、一起復盤弄到三更半夜、趁著經理不注意溜出門吃宵夜、在賽場上一塊大顯威風、也一塊被打得體無完膚,多麼密不可分,貼近的讓他沒有空閒去想像少了李軒的戰隊日常。

原來啊,吳羽策翻了個身,緩緩地闔上眼,並不是他沒有意識到李軒離退役的日子大概不遠了,而是他忘了去思考當這個人不再是虛空戰隊的一份子之後、生活究竟會朝怎麼樣的方向變調?

 

隔日,整晚都沒睡好的吳羽策起了個大早,連李軒的房門都懶得敲就直接進了食堂打算用早餐,推開門卻驚訝的發現自己居然不是最早出現的那一個。

「早啊副隊。」坐在角落的李迅一邊隨性地向吳羽策抬手問好、一邊夾起盤子裡最後一口菜放進口中,似乎是完全沒注意到自家副隊略顯驚訝的表情。

「真稀奇啊,老是賴床的人今天居然第一個光顧食堂。李迅、我說你該不會做了什麼虧心事才良心不安睡不著覺吧?」吳羽策走近李迅,拉開了他旁邊的椅子一屁股坐下,嘴巴上還不忘調侃對方幾句。

「哎、副隊你這樣說就太低估我啦!其實呢,我今天是有事想跟大家講,本來是打算一聽到鬧鐘響就爬起來,結果不知怎地天剛亮眼睛就睜開了。」

「有事?什麼事?」挑了挑眉,吳羽策忍不住好奇問了句。

「別急嘛,等大夥兒都到齊了一起聽。」

見李迅一副天機不可洩漏、神秘兮兮的模樣,吳羽策也懶得再繼續追問,聳聳肩起身去拿東西吃了。約莫二十分鐘過後,以蓋才捷為首的虛空戰隊眾人踏著沉重的步伐魚貫步入食堂。吳羽策喝完湯一抬頭,就看見李軒手裡捧著餐盤、一邊打哈欠一邊理所當然地坐到了自己的正對面。

「喲、阿策你可真早啊?」似乎是感受到了對面那人的視線,李軒朝吳羽策含糊不清的打了聲招呼。

「是啊,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特別早起。」後者答道,眼神卻下意識地往腳邊飄去。好家在李軒並沒有注意到這點小動作,轉過頭開始質問起一反常態特早起的李迅。

「李迅你又是怎麼回事,現在這時間你應該還在房間裡忙著脫睡衣吧?」

「嗯、我也覺得奇怪。」一旁的唐禮升跟著附和道,「迅哥兒你說,是不是被什麼東西給附身了?」

「就是,怎麼可能跟吳副同個時間進食堂呢?」

「難怪我剛才敲你房門沒半點回應,以為你還在睡呢、沒想到是因為你早不在裡頭了!」

拜李軒的一句問話所賜,其他人也跟著七嘴八舌地問起了李迅的反常,弄得李迅實在有些哭笑不得。不過就是早點起床罷了、有那麼多好問的麼?最終像是要為食堂裡的一片嘈雜劃下句點般,他鄭重的咳了兩聲,成功地讓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

 

「哎、那啥,其實也不是有多重大的原因,只是今天正好有事想跟大家說說,怕要是睡過頭會耽擱了訓練時間、就早早醒來了。」

「有事要說?」葛兆藍率先發問,「該不會是中了彩券要請大夥兒吃飯吧,那先謝謝咱們迅哥啦!」

「聽你在胡說八道,李迅要是中獎了當然會瞞著我們啊!」楊昊軒大聲反駁,「肯定是不小心把誰的東西弄壞了,想正式道個歉求原諒。」

「我哪那麼無聊為了那點小事特地把大家聚在一塊呢!」再也聽不下種種離奇的猜測,李迅本人忍不住要開口解釋,「現在要講重點了,你們可聽仔細啊。」

好好好你別賣關子了有話快說吧!周圍的隊友們一片怨聲載道。李迅也不急,他深吸了口氣,兩隻眼睛將虛空戰隊的每個人都掃過了一回,然後說:

 

「下個賽季,大概就是我最後一個賽季了。」

 

語畢,原本還有些鬧騰的食堂只剩一片靜默。眾人幾秒前的表情都還僵在臉上、想發表一點意見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同樣難以立即接收這訊息的吳羽策瞥了瞥李軒的臉,卻不見對方臉上半點震驚的神色,看樣子李迅這決定是有先和李軒及戰隊高層商量過的。

「李迅、你這番話的意思是……」賈世明無法再繼續保持緘默,彷彿要再次做個確認般地出了聲。

「哎、這不是很清楚嗎?」李迅無奈地笑了笑,「我,李迅,虛空戰隊裡首屈一指的刺客,下個賽季結束後就要退役了。」

 

他直視著正前方,話裡不帶半點的猶豫。

 

04

 

「你早就知道了?」

當天的午休時間,吳羽策把李軒給拉到虛空本部外頭、試圖釐清李迅今早丟下的重磅炸彈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李迅那小子跟你提過退役的事、你也知道他今天早上要跟我們全部人宣布?」

「阿策你別一臉緊張嘛,」李軒安撫般地拍了拍吳羽策的肩膀,「李迅他啊……哎、上一賽季最後一場比賽剛結束的時候李迅就跑來跟我報備了,不過上頭那邊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喬好的。我那時也問過他要不要早點跟其他人說一聲,他說他近期會自個找時間宣布、要我先別講出去。今天早上進食堂看他跟你坐在一塊,我心裡大概就有個底了。」

「我說你們倆還真是……」一臉頭疼地揉了揉太陽穴,吳羽策這回實在是想不出什麼適當的詞彙來唸自家隊長一番。昨天才得知李軒打算退役一事、今早又被李迅突如其來的決定給嚇得不輕,想起幾小時前其他隊員滿臉的不可置信與隱約流露的惆悵之情,他忽然覺得自己的精神力還真比普通人強大不少。

「我們倆都給自己留好退路啦,阿策、你呢?」見吳羽策表情複雜,李軒不禁苦笑著問了句,即便這樣的對話昨天才展開過一回,「就算我是虛空的隊長,你的去留也不在我的管轄範圍之內,我和李迅是知道再繼續待下去遲早會成為隊上的累贅才下定決心的,你可也得替自己想想這之後的路啊。」

「我知道,這事你就不用再提醒我了。」

「還有,我的事現在就你一個人知道,你也別跟其他人講──雖然我知道你不是那麼無聊的人。我看我們隊裡那群傻逼如果近期又知道了我要退役的消息,反應肯定可怕,要是個個都忽然卯起勁來、拚過頭反而不能正常發揮了那還得了?」

「照你這樣講,我就不在你的考量範圍內了啊。」

「阿策你不一樣啊,你只管像以前那樣往前進就對了,我相信你。」

還真不是普通隨興,吳羽策心想,也不想想我這些日子睡不好究竟是為了誰,但最終他仍然將反駁的話語全吞回肚子裡了,其實李軒怎麼可能看不出來呢,可即使他意識到了卻仍然對自己這麼說,不正是因為他相信最後事情還是會朝著預定的方向走?對於這種無聲的信賴與期待,吳羽策可一點也沒想辜負。

「什麼時候這麼會說話了?」他裝沒事地反問,勉勉強強在臉上扯出了一個不怎麼好看的笑容。

「我倒覺得一直都挺會的。」習慣了搭檔多年來積累成習的尖酸言語,李軒只是輕笑幾下帶過,然後回過身往本部建築物的方向離去。

此刻正值正午時分,陽光毫不吝嗇地一把灑下,讓還愣在原地的吳羽策不禁將眼睛瞇的細長,他看著李軒的背影漸行漸遠、被刺眼的光線給糊成了難以辨認輪廓的色塊,緊接著倏地消失在轉角處。

 

三個禮拜過後,虛空本年度的夏休期正式開始。

自三年前開始舉辦的榮耀世界邀請賽仍然在這段期間照常舉行,前幾回都有成員被選入國家隊的虛空戰隊今年竟沒有選手被聯盟方挑中,讓大家失望了好一陣子,不過按照李軒的說法卻成了『這樣也好,至少加訓期間咱們都是全員到齊』,仔細一想好像也不是什麼壞事。至於前陣子在虛空內部掀起一陣風波的李迅即將退役一事,成員們如今也都能釋懷了──畢竟李迅早已到了退役年紀一事,眾人心裡還是有個底的。

放假當天一早,大多數人向經理領了自主訓練的規劃之後、手裡握著賽季結束那會兒訂下的火車票轟地一聲就這麼鳥獸散了。身為正副隊長的李軒和吳羽策恰巧都是X市人,少掉了訂票時還得跟網速糾結老半天的那份痛苦、也不必急著整理行囊返家,反正都是打個車就能到的距離嘛,慢慢來也無妨。於是就這麼拖著拖著,吳羽策硬是拖到了夏休開始後第四天才準備要回家,而李軒更是誇張、至今都還沒把行李箱從櫃子裡拿出來。

抱歉、今年就不一塊走了啊。吳羽策臨走前進李軒房間裡和他打招呼時,後者還把頭矇在棉被裡悶悶地咕噥了這麼一句,然後毫無懸念地換來了對方的一番鄙視。罷了,吳羽策心想,反正就算不像往年那樣在同天打同輛車一起回家,他們也會照樣在夏休期間碰上數十次面。正當他拖著黑色行李箱要往本部外頭走的時候,卻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重要大事那般地回過頭。

他跟李軒並不會因為任何一方的退役而迎來真正的別離,可像這樣在本部裡理所當然的對話、然後互道隱含重逢意味的『再見』的機會,究竟還剩下幾回呢?

 


  8 8
评论(8)
热度(8)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