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双鬼]關憶北(試閱) 00-02

你可知道你的名字解釋了我的一生

碎了滿天的往事如煙 與世無爭

──宋冬野《關憶北》


00


逢山鬼泣是最後一個倒下的


蜷起的手指仍然輕置於鍵盤上頭,李軒抬眼,看著榮耀二字伴隨著華麗的特效在螢幕上迸出,仰頭長吁了一口氣。

 結束了,他想。不止這個賽季坎坷的征途,還有他漫長的十一年職業選手生涯。


 選手比賽席的小門不知被誰推開,外頭熱烈的掌聲與幾近刺耳的嘶吼在他耳邊毫不留情地炸裂開來。


01


大約是從一兩年前開始,手速開始跟不上腦袋瓜運轉的速度。

從平日練習犯下的種種小錯誤開始,到常規賽上因操作不及而連帶造成團隊戰失利,最後終究被眼尖的記者們發現、大筆一揮寫下了一整篇落落長的『狀態下滑,敵不過歲月侵蝕?』的報導。這心酸的歷程每位選手總得經歷一回,而眼下也該是輪到李軒跟吳羽策了。

其實早自十一賽季起,鬼劍士在虛空的主力位置就已逐漸被驅魔師給取代,但對大多數榮耀粉而言,雙鬼這赫赫有名的同職業組合仍舊是虛空戰隊的代表物,也難怪李軒跟吳羽策二人明明退居輔助了,賽場上犯了點錯照樣會被用放大鏡檢視。便是在這麼一個大前提之下,電競時代於第十三賽季剛結束沒多久,就針對李軒和吳羽策准決賽上差強人意的表現發表了一長串犀利的評論。


「也沒什麼不好啊,表示我們到現在都還挺受關注的。」啪地一聲闔上了雜志,李軒一臉泰若自然地點點頭,神情裡看不出半點怒意。幾分鐘前拿著電競時代忿忿不平地衝進了自家隊長房裡的楊昊軒和葛兆藍兩人被這意料之外的反應給嚇愣了,面面相覷了好一會兒,隨即七嘴八舌地抗議了起來。

「話不是這麼說的吧隊長!」

「就是,寫什麼『李軒的一個失誤成了團隊賽敗北的致命點』、『吳羽策竟沒能讓鬼刻跟上青之軀的的攻擊』,我們本來的作戰策略就不是這樣的,這報導會誤導人啊,分明就只是想針對你們倆而已!」

「哎、話是這樣說沒錯,可咱們失誤了那也是事實啊。行了你們,這雜志不看也罷,午休時間快結束了准備回訓練室吧。」


 經過一番好言勸說之後總算是讓雙透明死了心,二人雖然心裡也是明白自家隊長副隊不會受這種報導影響,心裡卻難免有點不甘,最終跟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垂著頭走出了房間。李軒望著他們的背影消失在門後,不可聞聲地嘆了口氣,目光瞥向一旁雙臂抱胸、正閉著眼睛在稍事休息的吳羽策。

「你要是真有話不如直說?」似是察覺到了有正盯著自己瞧,吳羽策睜開眼睛,臉上表情似笑而非笑。

「哎、你怎麼就那麼敏銳,閉著眼睛都能知道我在看你?」李軒別開了視線,有點窘迫地搔了搔頭。

「這不當然的?也不想想我們認識幾年了。」

「呃……幾年了?」

「十年了,你算算賽季不就知道了?」

李軒一聽,還真乖乖地扳著手指數了起來,口中一邊喃喃念著幾個數字,真的十年了啊,他笑著發表了結論,被吳羽策以一句我還會騙你不成給堵了回去。


快十年了,多長一段時間。想當年剛要去訓練營報到時隔壁老王家那個小明不過十四十五歲的毛孩子一個,如今也是個朝九晚五的忙碌上班族了。可他們倆,李軒和吳羽策,卻始終停留在同一個地方──依舊是虛空戰隊的正副隊長,依舊操作著逢山鬼泣和鬼刻在場上廝殺。人的一生中根本也沒多少個十年,而他們把最黃金的那段歲月全數獻給了榮耀。


只可惜,這條路終究也有走到盡頭的時候。


李軒拾起了手邊那本電競時代隨性地翻了幾頁,最終讓雜志攤開在報導他和吳羽策狀態下滑的那兩面。後者又朝他的方向看了眼,卻沒開口說話,李軒知道對方正在等,等著看他到底要不要將心裡頭憋著的那些話一口氣說出來。於是他深吸了口氣,裝做若無其事地問:「我說阿策,你真不知道我剛才想說些什麼?」

「你就別在那拐彎抹角的了行不?」吳羽策聽了忍不住想給李軒丟記眼刀,「都幾年了還改不掉這老毛病。」

「哎、行行行,我直說就是了。我就是先問問嘛。」

反正也沒什麼好猶豫的,李軒心想,兩隻手壓在床墊上撐起身子、仰頭看向早已龜裂的天花板,早在上個賽季就決定得差不多的事情,只差沒告訴任何人罷了。他緩緩閉眼,從喉嚨裡硬是擠出的聲音聽來音調的毫無高低起伏可言。


「我在想,我差不多也是時候了。」

他說。


02


說來也是挺奇怪的,明明整個虛空戰隊裡頭面臨職業生涯倒數的就有三位,可偏偏退役二字,吳羽策近幾年來幾乎是沒在隊內聽任何人提過,哪怕一次也好。後輩們大概是怕講了傷感情,而上層則相信不講也罷、這點事交給選手們自行拿捏也是沒問題的。


當然,就算身邊的人避而不談,自己會不會去思考這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第五賽季出道的吳羽策已經在職業圈裡待了將近九年,他也不得不承認最近這陣子手速正在下滑、有些需要臨機應變的操作做起來實在是力不從心,但什麼時候退役?這問題他還真給不出個標准答案。他打一開始就決定要在榮耀聯盟的舞台上揮灑青春、直到再也打不動為止,布幕何時會拉下、他該在何時認份地離場,那都是要讓時間來做決定的。

謝幕的時刻離自己不遠了,他是知道的,只是他沒想到李軒已經先他一步接受了掌聲與喝采、准備向所有觀眾來個下台一鞠躬。


就這麼沉默了良久,吳羽策站起身,隨手拎上方才被他丟在腳邊的虛空戰隊外套,踏著靜悄悄的步伐來到獨自坐在床上賣命思考著如何打破僵局的李軒眼前。

「我就問一句,」他澹然地道,「你的決定,應該和葛兆藍他們帶來那本破雜志沒任何關係吧?」

原本還低著頭的李軒先是被神不知鬼不覺來到自己身邊的吳羽策給嚇得愣了好一會兒,反覆咀嚼過對方的提問之後,定睛看向面前那人,然後笑了笑。

「哪可能呢?以前是還會特別去關注一下那些有的沒的報導,可現在其實也沒必要了。不管人家說什麼,我走不走是我自己的事。」

所以你這是早打算要退役了?吳羽策暗想,自然是沒將這話給問出口。反正你都下定決心了我也沒什麼好講的,他搖搖手,隨即偏過頭看了看桌上那台歷史悠久的電子鐘,一邊表示休息時間也差不多結束了我們回去吧一邊要伸手轉開門上的喇叭鎖,卻在下一秒被身後的李軒給揪住了手腕,力道之大讓他整個人都動彈不得。


 「阿策,那你呢?你還會繼續下去嗎?到什麼時候?」


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錯覺,吳羽策總覺得正在問話的那聲音聽起來比剛才乾啞了許多,而且似乎正在微微顫抖。怪了,人都這樣的嗎?他不禁納悶,自己的事那麼理所當然地帶過,關心起別人卻又會換上完全不一樣的態度。他知道他現在還沒法回答李軒,也沒試著要從對方發燙的手指頭中掙脫,最終從緊咬的下唇縫裡迸出了句:「我才要問你,你又打算再給自己多長時間?」


 出乎吳羽策意料之外地,李軒幾乎是連半秒都沒猶豫就直接給了他一個明確的答覆。


不用太長,就再一個賽季。


再一個賽季。


 


 


TBC(可能吧(。


 


LO主真的很懶 有時候會轉簡有時候不會我對不起大家TTTT然後我 居然 開連載耶天啊.........但最近要先來趕合本的稿了,下次再丟續篇大概要一陣子(喂)這次寫的是肖想了很久的退役梗 寫了不少雙鬼每次要抓他們的性格還是很頭痛啊嚶嚶嚶 


 


文名直接用BGM歌名啦我是取名廢!


  53 3
评论(3)
热度(53)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