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方王/喻王]0706王杰希生日短文

因為不知道該寫哪個CP就乾脆寫了兩個!本來還要寫葉王的但時間不夠了...(#)祝我最喜歡的王大眼生日快樂!!!我愛魔術師一萬年!!

 

 

[方王]I Miss You

 

王杰希看完最後一支錄像時,正好是晚上十一點五十五分。

 

  以兩指揉了揉微微發疼的太陽穴,他捧起桌邊那杯方才為提神醒腦而替自己倒上的柚子茶,仰頭將其一飲而盡。縱使早已進溽暑蒸騰的夏休期,王杰希卻不像其他的微草隊員那般忙著收拾行李準備踏上返家之路,反而選擇延長今夏留在俱樂部的時間,藉此重新對後半賽季的每場比賽進行又一回的復盤。為了在期限內順利完成這份頗為沉重的工作,自冠軍賽結束以來,他幾乎天天都得盯著電腦螢幕熬到半夜一兩點。

  晚睡早起對身體自然是一大傷害,因此當經理和副隊許斌偶然得知此事時,花了將近一個早上的時間勸說王杰希要他別拿自己的健康狀況開玩笑,就算是沒有賽程的夏休期,這樣長時間用眼過度必定造成龐大負擔。

 

好吧,最終王杰希還是被說服了,儘管此時此刻他握著鼠標的右手正顫抖著渴望再點開下一份檔案。

 

  擺在書櫃上的電子鐘一明一滅地閃爍著,他往那方向瞥了眼,長吁了口氣後緩緩闔上了筆電。算了吧,他想,反正目前的進度超前,再這麼虐待眼睛以後老了絕對是後悔莫及。於是他起身,打算把空的陶瓷杯拿去外頭洗過之後就這麼鑽入被窩進入夢鄉。卻是在這時,原本放在床邊充電的智慧型手機滋滋地震動了起來。

  這個時間會是誰?王杰希蹙眉,但還是上前拔下了電源線,一邊對於螢幕上顯示的『不明來電』四字感到困惑一邊手指一動滑了下通話鍵。他連句基本的『喂』都沒來得及說出口、彼端那人便先出了聲:

 

『喲、小隊長,生日快樂。』

 

先是在原地愣了幾秒鐘後,王杰希不禁勾起嘴角。是他,溫柔低啞的嗓音以及那個不管經過了多少年都未曾改變過的稱呼,除了他之外又怎麼會有第二人?

 

「謝謝,真虧你還記得,你們那邊現在幾點──」

『怎麼樣!我是不是第一個?』

「……啊?」

『我的意思是,我是不是第一個祝你生日快樂的?』

 

  第一句的『生日快樂』明明聽起來多浪漫、多令人酥麻啊,結果怎麼就立馬破功了呢?王杰希苦笑著搖了搖頭,忍不住想調侃一下他那位遠在異鄉的前輩──都多大的人了還光想著要搶第一,無不無聊?

 

『哎、小隊長,這你就不懂了。』電話另一頭的方士謙立即義正言辭反駁道,『你生日這天咱們都已經見不上面了,我要是還沒辦法給你送上第一個祝福,你說我這戀人也當得太不稱職了吧!』

「盡會說些好聽話。」王杰希笑罵,他早習慣了方士謙聽來像玩笑般的甜言蜜語,不再像剛開始交往那樣感到手足無措,但即使如此,心頭湧上暖意的那感覺仍就與當時如出一轍。「你們那兒現在幾點鐘了?時間都顛倒過來你還能這麼準時。」

『下午兩點多吧。我說小隊長你會不會太小看我了?我告訴你我連自己的生日都可以忘就是不會忘記你的。』

「得了吧,你哪次忘過自己生日?每回還主動傳訊息跟我要這要那的。」

『咳、咳嗯,我們先不說這個。』方士謙以極其拙劣的手法轉移了話題,『怎麼樣小隊長?說真的,想不想我?』不等王杰希給予回應,他又裝作若無其事般地補了句:『我很想你。』

 

  真狡猾,王杰希心想,他怎麼可能對方士謙說謊?他喜歡那人喜歡到無藥可救,方士謙伴著年少輕狂的他走過了太多彎路、笑吟吟地把現在這個把微草放在第一位的他摟入懷中、更允諾要牽著未來的他一同將幸福握於掌中,要他如何在此時說出一個『不』字?

 

真是敗給這個人了,王杰希不禁要認命。他沉默了好一段時間,最後近乎不可聞聲地悄悄回了句:

 

「嗯,我也是。」

 

FIN

 

============================================

 

[喻王]三個願望

 

喻文州洗完澡從浴室裡出來時,王杰希正坐在電腦桌前喀啦喀啦地敲打著鍵盤。

 

 略感意外地挑了挑眉,喻文州踏著極輕的步伐走到了王杰身邊,仍然帶了點涼意的掌心偷偷摸摸地撫上了對方的側臉,把全神貫注的同居人給嚇了一大跳。

 

「生日這天不好好放鬆,還在弄隊上的事?」

「啊……嗯,之前的比賽錄像看到一半,我想說今天把它解決掉。」指尖仍抵在桌邊的王杰希沒來由地感到心虛,以低分貝悄聲答道,「再說,你已經帶著我在外頭晃蕩一整天了。」

「是啊,外出也是會消耗體力的,所以你今天就饒了自己,別去想復盤那些事了,嗯?」喻文州伸出手,在王杰希來得及制止之前闔上了對方的筆電,「而且我們還有事沒做呢,吃蛋糕吹蠟燭的習俗上哪去了?」

「可我──」

「我知道你不喜歡吃甜食,那就跳過蛋糕的部份,許願用的蠟燭總是得點的啊。」

 

  說服了王杰希先將微草的事暫且緩緩後,喻文州緩步走向廚房,從櫥櫃裡拿出不知何時準備好的精油蠟燭點上了火。那蠟燭的顏色是非常淺的草綠,當喻文州把它拿近時,王杰希能夠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他想那應該是某種花的味道,方才因觀看比賽錄像而繃緊的神經因精油成分本身療癒的效果而漸趨舒緩。

 

「把這個吹熄了多可惜?」

「睡前還能再點上的,這樣你大概也能睡得更好點。現在就別想那麼多了,就像小時候過生日那樣吹掉之後許三個願望吧?」喻文州坐到王杰希身邊,拄著下巴笑吟吟地說。

「沒想到你也會信這套。」

「有些事是你相信了它才會靈驗的。」

 

  明明怎麼聽怎麼沒有邏輯,王杰希還是對於喻文州這一連串出乎意料的舉動感到特別心暖,他合掌,猶豫了一會之後才緩緩開口:

 

「第一個吧,就希望我身邊的人能夠身體健康好了。」

「嗯,雖然挺普通的,但真是個好願望。」喻文州在一旁微微頷首,王杰希沒多說什麼,自顧自地講了下去。

「第二個,希望微草明年能拿個冠軍。」

「這……我還真是沒辦法衷心祝福你。」

「最後一個──」王杰希偷偷瞄了眼自己左側的喻文州,發現對方也正直盯著自己看,趕忙將視線移開,臉上神情看起來有點窘迫。

 

「照理來說,最後一個不能講出來吧?」他偏著頭,有點彆扭地問道。

「是不能,那你就別說了,免得不靈了──當然微草冠軍的那個願望我也不會讓你它靈驗的。」喻文州惡作劇般地輕笑著說,「而且最後一個,就算你不說,我也是能猜到的。」

 

──願你能像現在這樣,陪伴在我身邊繼續走完這趟人生的旅程。

 

FIN

 

  18
评论
热度(18)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