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虚空+双鬼]荣耀──于是我们迈开步伐

为了阅读方便这次也转简了~~~

来一发之前参加全职企划的虚空+双鬼文!我爱车干爱阿策爱虚空TTTT这次试着写了比较纠结(?)的李轩、写到后来卡文卡到我都想哭呜呜呜.....好想看虚空得冠军啊!

话说回来,有个机器人车干X大学生阿策的脑洞想写.......但我还欠了一堆债糟糕(好意思

 

00

『这一回,我们虚空要去拼个冠军。』吴羽策依稀记得李轩在第十赛季的常规赛开打前,曾经以极为肯定的语气发表过这样的言论,那时的他笑得自信、笑得意气风发。

然后一年过去了,虚空战队提前五场比赛便遭宣判出局,无缘挤入季后赛争夺冠军宝座。他看着李轩从选手席中步出,依然挂着那一贯的笑容,笑得极轻、极浅。

 

他忍不住要去思考这抹微笑裡究竟蕴含着怎麽样道不尽的千言万语。

 

01

吴羽策是被一阵毫无节奏感可言的敲门声给吵醒的。

 

他伸手摸向摆在床边的手机确认了下时间,距离平时调设的闹铃响起还差上半个小时左右。挠了挠凌乱的后髮,他一边往门边踱步、一边迷迷煳煳地想着这时间到底有谁会跑来敲自己房门。待转开喇叭锁后,出现在眼前的是李轩那张布满倦容的脸。

 

「……你昨天没睡?」吴羽策望着李轩越趋明显的黑眼圈,忍不住皱起眉头。
「是没怎麽睡,我在排夏休期的训练进度,大概躺了不到三个小时。」李轩打了个哈欠,一脸憔悴地答道。
「那还这麽早起?你去多躺会儿吧。」
「我是很想啊,可是刚刚被联盟那儿打来的电话给吵醒了。」
「联盟?」反问的语气难掩惊讶之情,吴羽策把房门敞开了些,示意李轩先去裡头坐坐。李轩自然也没跟他客气,弓着身子慢悠悠地就晃了进去,一屁股坐在小茶几旁边。
「是联盟没错啊,哎哟一大早不让人睡觉还给我打一通内容这麽劲爆的电话过来,他们这是在整人嘛。」
「所以说,到底怎麽回事?冠军赛不是也比完了吗,还能有什麽事
?」
「总之就是那个啥,之前有传闻说荣耀要办国际赛了你知道吧?现在已经正式确定下来了,荣耀世界邀请赛,他们刚打来说我被选为中国代表队的一员。」

 

吴羽策眨了眨眼,对方刚才轻描澹写带过的一句话裡头隐藏了太过庞大的信息量,让他一时之间有点反应不过来。国际赛的传闻他是听过、也知道大概近期就会开始筹备了,但他压根没想到这事会来的这麽突然,更没料到会在这样一个平澹无奇的早晨听闻李轩入选国家代表队这条大消息。

 

「怎麽?被吓得说不出话了?」看吴羽策在原处愣了半天没反应,李轩笑兮兮地伸出食指戳了戳对方的额头。前者被这麽一闹也跟着回过神来,没好气地朝对面那人瞪了瞪。
「亏你还这麽心平气和,照你的性格入选了不应该开心的乱蹦乱跳吗?」
「按理来说应该是要那样没错……但现在除了惊喜之外,大概也只会觉得没想到我也有进国家队的资格吧。」
「说那什麽话,你可是全联盟第一阵鬼啊。」
「可我……」

 

李轩话说了一半就接着沉默了,他垂下头,视线开始胡乱游移,吴羽策在一旁不可听闻地叹了口气。他和李轩的目标一直以来都是直指冠军的,这赛季结束的有些冤枉,可他吴羽策是个永远只注视着前方的人,在哪跌倒就从哪爬起来,然后继续向前迈进,不过就这麽简单一件事罢了。但李轩却不是这样,总是想的特别多、喜欢纠结于各种大大小小的问题,甚至到最后还会开始自我怀疑起来,吴羽策知道李轩也是拚了命的想抵达终点的,只是他的做事方式和思考迴路总是弯弯曲曲,常常绕着绕着就把自己给困住了。

李轩这性子是天生使然,大部分时候他闷在房裡多想几回或是找吴羽策随便聊聊就能自个儿走出来,但也有那麽些例外──譬如最近吧,他就是绞尽脑汁地思考也找不着出口,怎麽弯都能拐进死胡同。他在烦些什麽吴羽策也是略知一二,确实不是什麽很好解决的问题,偏偏这种时候又捎来了世界邀请赛的信息,也难怪李轩要笑不出来。

 

「行了吧你,」吴羽策顺手抄起地板上的空保特瓶往李轩头上敲了两下,「还烦什麽呢,你现在是我们队上的骄傲知道不?先去弄个世界冠军回来,剩下的之后再说吧。」
「这哪能之后再说……」
「你放心好了,你忙着打世界赛的这段时间,还有整个战队代替你一起烦呢。虽然说你是队长没错,但这责任我们虚空的每个成员都得扛──你那是什麽脸?你以为你在想什麽我会不知道吗?」
「不不、没什麽。」李轩苦笑着收起了一瞬间露出的吃惊样,「说的也是……既然如此,你们可别忘了准时收看国际赛的转播替我声援啊!」
「行行行、你别担心,我保证李迅那傢伙就算是凌晨三点的电视转播也会尽责的把全部人挖起来看。」

 

他们就这样坐在地板上随性地聊了十几分钟的天,话题越扯越远,从世界邀请赛一路讲到最近食堂的菜色,甚至到后来开始提及自己渴望的国际旅行型态,最终李轩睡意全消、整个人精神都来了,伸了个懒腰笑着表示要先回房间换套衣服等会训练室见后大步流星地走出房门。其实吴羽策知道对方大概还没有完全释怀,但至少刚才的神色比前阵子好上太多了,他想剩下的就顺其自然吧。

一个礼拜后,李轩提着他的超大行李箱往B市出发了。走之前他只是惯例地向虚空队员们发表了听来挺振奋人心的演说,然后个别交待了点夏休期要注意的事项。

 

对吴羽策,他只说了一句。

他说虚空就先交给你了。

 

02

六月的最后一个礼拜,吴羽策在经过一番折腾之后总算是将夏休期的加训行程敲定了。本来李轩在离开前已经排了快一半的计画,吴羽策以为要完成剩下的一半应该不会太困难,哪知少了个可以商讨的对象后他花费的时间竟然硬生生多上了一倍,每天训练过后都得在书桌前搞到半夜一两点。

 

「这是最后决定出来的训练进度表。」吴羽策在某个星期六晚上召集了全队队员,将计画表藉着电脑投影公佈出来,「每个人加训的内容都不一样,是针对你们的个人弱点做补强,记得看清楚了,其他有什麽问题现在就提出来。」

「有有有!」坐在最前排的李迅立马举起手。
「说。」
「就是那个啊,加训都只有两个礼拜了、要不乾脆加重每天的训练份量?多一两个小时也好嘛。」
「你还想增加练习份量?」吴于策略显吃惊地抬了抬眉。
「哎哎当然不只我!这是之前吃晚饭的时候和其他人讨论出来的结果,那天副队你刚好找经理商量事情去了。」
「是啊是啊,」一旁的葛兆蓝瞥见自家副队质疑的眼神,忍不住开口跟着附和,「不努力点咱们怎麽拿冠军呢?」
「副队你放心好了,这回没人逼,我们是自愿的」
「就是说!队长不在可得连着他的份一起加油才行啊。」

 

看着杨昊轩、唐礼升、贾世明等人接二连三地表示赞同,吴羽策突然觉得真该把今晚的会议录成影片寄给远在苏黎世的李轩看看才是。他让视线在整个房间裡来回游移了几回,最后目光定格在从头到尾都未曾发表过意见的盖才捷身上,只见挺直了腰杆的黑髮少年朝自己点了点头,他于是闭上眼睛长吁了口气。

 

「我知道了。」他说,「这事我会再和经理讨论的,毕竟还是要顾虑到每个人的健康状况,总不能没日没夜的疯狂敲键盘吧?事情确定下来以前,你们先把自己份内的事情做好就是。」

 

台下紧接着响起了稀稀落落的掌声,吴羽策又再三交待了作息规定之后,两手一拍宣告散会。他望着队员们三三两两地步出会议室,手边开始收拾带来的笔电以及充电器。整理到一半,眼角馀光正好瞥见仍然待在另一角落裡窸窸窣窣交谈着的李迅和盖才捷。

 

「李迅、小盖,」他一边捲着手中的电线一边朝两人走去,「时间不早了,有什麽事明天再说,先去睡吧。」
「不好意思啊副队。」李迅嘻皮笑脸地搔搔头,「跟后辈做技术交流聊得太起劲了。」
「你不是在那边宣扬新的八卦我就要谢天谢地了,还做技术交流?」
「说这什麽话,我可是很有上进心的,每天力求进步啊!当然小盖也是。」
盖才捷刻意忽视掉搂上自己肩膀的那支手臂,一脸正经地微微鞠了个躬:「给前辈添麻烦了,我们这就离开。」
「等等。」吴羽策下意识地拍上了即将转身离去的李迅的肩,盖才捷跟着以困惑的神情回过头来。他立刻鬆了手,对于刚才表现出的那份急躁感到有些窘迫。

「我想知道,怎麽会提这次加训的事?谁想出来的。」

「噢、这个啊!我跟小盖一起想的。本来是想延长加训时间的,但这样好像也挺为其他工作人员,所以才有了这方案。」李迅骄傲地挺起了胸膛。
「是吗?看样子很有心要拿下明年的冠军嘛。」
「嗯、主要当然是因为这个原因没错啦…不过还有件事咱们一直挺在意的。」
「还有别的?说来听听吧。」

被吴羽策这麽一问,李迅先是盯着地板沉默了老半天,来回绞了几次手指、又和盖才捷交换了眼神,最后终于缓缓地抬起头。

「副队,你还记得跟兴欣打的第二轮比赛吗?」
「……嗯。」


怎麽会不记得?吴羽策想。就是多亏了那一场,他们虚空提前失去了进入季后赛的资格。逢山鬼泣与鬼刻背靠着背的画面至今依然历历在目,他想起前者挣扎着要放出最后一个鬼阵的模样,看起来实在太过狼狈、却又令人无法移开目光。

 

「团队赛结束之后啊,队长他是笑着走出选手席的。」李迅接着说,「然后副队你接着也走出来了,你看到队长,然后也跟着笑了。」
「我当时心裡就想,怎麽队长跟副队笑的这麽难看呢。」
「后来我跟小盖和其他人提起这事,他们说他们也记得。我们觉得吧,真是这一辈子都不想再看到那种表情了。」
「所以接下来这个赛季,可一点都不想再留下遗憾了啊。」

 

原来我当时笑得很难看啊──这是吴羽策听完后的第一个反应,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在他来得及回过神来表达自己的看法之前,李迅已经拉着盖才捷礼貌性地打了个招呼后一熘烟地逃走了。

 

我又不会发火,跑什麽跑呢。吴羽策不禁苦笑。

 

他转过身看了看地板上那陀纠缠的线路,身子往后一倾虚脱地倒在身后的旋转椅上。李轩那傢伙真是个无药可救的白痴,他无力地想。他知道那人其实很怕,怕虚空离冠军越来越遥远、怕其他队伍都在奋力迈进时只有他们仍停留在原地无法做出任何改变。

 

可其实根本就没什麽好怕的。

 

吴羽策不禁要骂李轩傻,想太多的老毛病总犯在不该犯的时候,看看我们队员一个个精神抖擞早进入备战状态,结果应该站在最前头的队长反而退缩了,还要这麽一大群人来替他担心。而自己也真不会干事,居然就这样放任那人自个儿消化去了,明明知道眼下的情况只会让对方越陷越深罢了,却还是选择了最糟糕的处理方式,硬是要拖到最后关头才开始苦口婆心。

 

真是没用啊,他自嘲地笑了。

 

03

自从抵达苏黎世之后已经过了整整两个星期,组内的第一场预赛即将在下个星期敲响战铃。

 

李轩懒洋洋地窝在宿舍房间裡,一边扳着手指数日子、一边两眼无神地直盯着天花板瞧。这期间跟其他选手合作的经验其实挺愉快的,毕竟每个人都是职业级中的高手,很多事都是一点就通,两个礼拜下来各种各样的阵型都已经很有效率地演练过几遍了。对于将要面临的赛事,李轩其实也觉得挺兴奋,在国际舞台上和未曾见识过的各路强者较量,听起来多热血多刺激啊,可即使花了整整两星期调整自己的心态,他还是很难不去挂念远在X市的虚空战队。真是不应该啊,李轩忍不住要自我反省一番。

就在他起身掏了点零钱准备去外头找些消夜来吃时,放在电脑桌上的手机忽然滋滋地震动了起来。李轩讶异地拿起套有虚空战队官方保护壳的智慧机一看,竟是通国际电话。

 

「喂?」
「是我,吴羽策。」

 

他手中的铜板叮叮噹噹地全落在地上了。

 

04

『然后你猜李迅那小子说了什麽?他说咱们走上台的时候笑的有够难看。』
「哈哈哈哈──我还记得呢,阿策你笑得的确挺恐怖的,一副要吃人的样子。」
『你没资格说我好不好,你看起来都快哭了。』
「呸呸呸乱讲话,我一个有泪不轻弹的真男人哪那麽容易哭。」

 

手裡紧握着发烫的机体,李轩满面春风地坐在床边和自家副队长舌。他这会儿已经听自家副队叨叨絮絮地将其他队员自动要求加训的事情叙述完毕,刚才涌上心头的那份焦躁感早已不翼而飞。

 

「不想再看到那样的表情、绝对不要留下遗憾吗……怎麽觉得那些傢伙不知不觉就突然长大了呢?」
『是啊,再看看我们两,根本是不进反退。』
「真是糟糕的示范啊,我这队长──」李轩一边叨念着一边抬起头,白炽灯泡散发出的刺眼亮光让他吃痛地眯起了眼睛,「抱歉啊阿策,各种事情都是。」
『你这麽说的话我不也得跟着道歉了吗?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你自己跳入火坑却什麽都没做。』
「你没受我影响跟着一快跳进来就好了,虚空可不能少了你这勇勐的鬼剑。」
『不好意思,我可没傻到那种地步。』
「不过幸好你打电话来了,不然我真怕这些杂念妨碍了之后的比赛。老是在想着要怎麽样让队伍有所突破也不是个办法,很多事都得不能靠一个人埋头苦干的啊。」
『你也很清楚嘛。』
「那当然。虽然我嘴上说了要把虚空暂时交给你,但看样子行不通呢。」
『怎麽?不信任我的能力了?』
「当然不是,」李轩苦笑着感叹道,「只是这麽一整个战队、可不能光让你扛啊。」
『真体贴啊。』电话另一端的吴羽策微微扬起了嘴角,『所以说,今年的目标是什麽?队长下个指示吧。』

 

「这还用问?」

 

挂了电话后,李轩遗憾地发现差不多要到张新杰查房的时间了,熘去外头买东西果腹一事只好暂时作罢。他转过身有气无力地倒回床上,心情却是比刚才舒坦了不少。他想他终于是走回正道上了,儘管这挣扎的过程让他吃尽了苦头,他用力地眨了下眼睛,彷彿能在前方宽广的道路上望见几道特别熟悉的背影。他们一一回过头来,先是贾世明、杨昊轩、唐礼升、葛兆蓝…然后是盖才捷、李迅,最后是吴羽策,他的眼神凛冽、还带了份就算天塌下来都会持续向前迈进的毅然。

先把世界冠军弄到手吧,李轩缓缓地闭上眼,然后他会回到那片赛场上,跟这些人继续并肩而行。

 

为了追寻属于虚空的荣耀。



FIN

  58
评论
热度(58)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