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黒バス/高綠高]播放列表

610綠高日快樂!雖然我寫的根本稱不上綠高(劃掉)好久沒寫板車了、幸好寫起來還算順手TTTT一如既往的愛小真愛高尾!

 

※私設多,請小心食用

※CP為綠間真太郎&高尾和成、無攻受向

 

綠間真太郎最近換了台智慧型手機。

 其實對於現今特別火紅的這種科技產品,綠間從來就沒有過多大興趣,自然也不會太講究手機的型號,只要能打電話傳簡訊,其他什麼上網啦拍照啦聽音樂啦等功能根本是可有可無──反正他從來沒有使用過。然而就在幾天前,陪伴了他將近三年的那台超耐摔按鍵式手機(高尾稱之為骨董)正式地壽終正寢了,他在不得已之下也只好跟著電信公司的續約方案搭上最近特流行的換手機風潮。

 高尾和成身為少數綠間親近的對象之一,幾乎是在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這件不得了的大事,半哄半騙地跟對方借了手機之後兩眼發光地把玩了半天不肯歸還,就連上課時間都忍不住要拿出來偷滑個幾下。

「喂、夠了吧?手機也差不多該還我了。」終於無法繼續忍受低頭族高尾的綠間在某一節下課皺著眉頭要求道。他在友人眼下攤開了掌心,示意對方把那台微微閃著銀白亮光的嶄新機體交回自己手裡。

「欸──再讓我玩一下嘛?小真別計較太多啦!」高尾弓著背蜷縮在位子上,頭也不抬地敷衍著綠間,靈巧的指尖繼續在手機屏幕上來回滑動。

「從早休開始一路滑到快放學,是你太誇張了吧?而且我的手機裡也不過就兩三個小遊戲而已,一點樂趣都沒有,你為什麼不拿自己的來玩?」再說,綠間暗暗想著,那些對他而言極度無趣的遊戲還是因為操作不當而無意間載下來的。他實在不懂高尾怎麼能夠就這樣一整天抱著自己的手機不放。

「哎唷、小真不懂啦!我那台舊的要命、容量又超小,每次重開機都會當掉,你的滑起來順多了──啊!」

 還來不及將辯解的說詞全數吐出口,高尾死命抓著的小方體就被綠間給一把奪回。他伸長了頸子、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抬頭一望,正好和那雙翠綠的眼眸四目相接,對方微微抿起的雙唇加上緊蹙的眉心,非常直白地傳達著『已經懶得再跟你耗下去了』的訊息。

「真的假的、小真不高興了?該不會是因為我一整天都忙著滑手機所以覺得寂寞空虛了吧?」
「盡說些亂七八糟的,我不過是覺得你一天下來荒廢了寶貴的上課時間還拚命消耗眼力才阻止你罷了。」
「噗哈、小真還真是關心隊友啊!」高尾不禁捂起嘴角,笑語中帶了點沒什麼惡意的戲謔。
「高尾,你很囉嗦。」
「好嘛好嘛,手機先還你就是了,不過我倒是還有件事想拜託小真耶。」
「……我先拒絕你。」
「唔啊好過分!小真你傷害了我幼小脆弱的心靈!」

 高尾將右掌撫上心口、往後退了幾步,很刻意地擺出了他最擅長的受害者姿態,讓綠間費了好大一番勁才克制住抄起桌上的水瓶往對方頭上狠狠敲個幾下的衝動。兩人拉扯推拖了老半天後,高尾終於表示他不過是無法忍受綠間的音樂庫裡全都是一長串英文字母組成的古典樂,想要把他的手機借回家替他灌些自己特別偏愛的地下樂團的歌曲。

「小真的手機音質超好的,我幫你灌不同風格的音樂進去不但可以讓你拓寬視野增廣見聞,我有時候也能拿來聽嘛。」

 黑髮少年臉上掛了個狐狸般狡詐的笑容,表情賊兮兮的,很顯然後者才是他的主要目的。綠間偏著頭想了下覺得就這樣由著他好像也沒什麼損失,當天部活結束後就把手機交給了對方,考慮到高尾老是愛亂來的性格,還不忘提醒絕對不可以把奇怪的圖集跟影片也灌進去,以免以後再借給其他人時丟了自己的臉。



幾個禮拜後,秀德迎來了本學期第一次期中考,各大社團的部活也因此暫停整整一個星期。高尾自知自己回到家後一定是寧願賴在床上睡大頭覺也不肯專心K書,乾脆拉著綠間放學後一起留在圖書館做複習。

 人在專注於某件事物上時難免會有些特定的小習慣,轉筆、咬指甲、把玩自己的頭髮等等都是挺常見的例子,而高尾每當打算認真念書時,一定要塞個耳機聽點音樂才能安下心來。不巧的是昨晚他忘了給自己手機充電就先爬上床了,於是此刻當他將手機從口袋裡掏出並解了鎖後,無奈地發現螢幕右上方的小電池已經變成了警示用的紅色。

這下,他忍不住要慶幸之前在綠間的手機裡灌了自己喜歡的數十首歌。

「嘶──小真。」高尾以氣音齜牙咧嘴的喊了聲,手中的自動鉛筆戳上綠間的肩膀,「手機借我聽音樂好不好?我的快沒電了。」

 綠間正低著頭專注地和世界史年表奮鬥中,高尾低分貝的聲音攪和著外頭嘈雜的蟬鳴一同被他忽略過去,後者不死心地加重力道又戳了兩三下,他才終於回過神來,略微不滿地從書包裡翻出自己那台智慧機遞了過去。高尾雙手合十念了句『謝囉小真』,喜滋滋地滑開了屏幕鎖。
 回想起來,高尾記得綠間曾經一臉嚴肅的分析過古典樂曲究竟有哪些撫慰人心的作用、飽含在音符之中的寓意又是多麼地深遠。綠間偏好單純地欣賞曲調和旋律,基本上有填詞的歌曲他都是不太聽的,因此高尾也不覺得自己前陣子灌進去的那些歌曲曾經被對方點擊播放過。

小真的品味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高尾一邊暗暗想著,一邊將平時慣用的黑色耳機給插上。

 就在耳邊緩慢地響起吉他演奏聲時,他突然心血來潮地有點想知道那位性格古怪的綠髮友人平時到底聽的是哪一種調調的曲子。雖然覺得大概是些優美又知名的作品或是較為平緩的小調,但說不准綠間其實特別喜歡情感澎湃又高亢的命運交響曲、或是歡樂的會讓人忍不住想要微笑的康康舞曲呢?想到這裡,本來就沒花多大心思在讀書上的高尾更加地被挑起了好奇心。
 他像是作賊心虛般地瞟了瞟身側正埋首書堆的綠間真太郎,然後動作迅速地再次點開音樂檔案庫、按下了『最常播放列表』。這功能實在是太方便了,真應該跟發明者行個九十度鞠躬禮致謝,高尾胡思亂想了一番後,低下頭定睛瞧了瞧因反射著午後的陽光而特別刺眼的手機螢幕。

下一秒,他傻呼呼地張大嘴巴,當場愣在原地。

 給我等一下、照理來說這個列表是按照播放率來排序的吧,可是──怎麼回事?什麼跟什麼啊?高尾下意識地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地把列表從頭到尾滑了一遍。出現在頂部的文字並不是他期待看到的柴可夫斯基、約翰史特勞斯等落落長的作曲家姓名,而是他再熟悉也不過、每日必聽的樂團名稱以及幾首他總愛向別人推薦的主打作品。
 完全搞不懂啊!高尾的耳邊迴盪著很久以前他和綠間兩人聊起音樂時,對方所提出的、近乎執拗的主張:『現代音樂被賦予了太多多餘的元素,導致大多數人都忽略了音樂本質上的藝術性,歌詞寫的好有什麼用?重點是樂曲本身能否感動人心才對』。結果到頭來還不是跟著聽起了流行音樂,做出像這樣全盤否定自己言論的舉止這種事可不是綠間的作風啊。高尾拄起下巴,對於呈現在眼前的事實只感到百思不得其解,而或許是這回發呆的時間實在是長了些,已經把歷史一科給解決掉的綠間在闔上書本時也注意到了友人的反常,手掌輕輕拍上了對方的肩膀。

「高尾,你到底要不要念書?」

 原本正思考事情思考到幾近恍神的高尾被綠間這麼一拍,嚇得整個人從椅子上彈起來,還差點沒驚叫出聲。他僵硬地回過頭,然後在與綠間四目相接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手機往抽屜裡頭硬塞。

「小、小真啊,什麼嘛別這樣嚇人啦!哈哈哈我剛才一不小心就開始發呆了抱歉抱歉。」
「唉、」綠間沒有注意到高尾的小動作,自顧自地嘆了口氣,「我說你該不會忘了你上學期差點就被當掉這件事吧?要是這學期再不好好念書──」
「我知道我知道,不用擔心啦小真!再怎麼樣我都有辦法低空飛過的。」

 高尾在半空中無力地揮著手打哈哈,心裡頭想的卻是要把播放列表的事藉機問個清楚,雖說裝作沒看到也不會怎樣,但他還是很想知道這之中的緣由。可是真要想問出口嘛……就這麼直接把手機擺到綠間面前跟對方攤牌嗎?這樣做好像有點不太人道吧?天人交戰了許久,高尾最終還是選擇採取迂迴一點的手段。

「那、個,我說小真啊──」
「嗯?有話快說,我接下來要背單字了。」
「呃、就是那個啦!假如、我說假如喔,假如你現在是一位古典畫作愛好者,跟你親近的好朋友卻最喜歡看你覺得很沒營養的當季動漫,然後有一天對方用你家的電腦把喜歡的動畫都下載下來了,你會怎麼做?」
「哈?」
「沒啦沒啦,我就只是問問而已嘛!因為我妹妹有類似的困擾啊哈哈哈……」

 糟了,這什麼爛比喻啊!高尾很不負責任地將脫口而出的疑問敷衍搪塞過去後,忍不住在心裡懊惱地懺悔道。雖然小真如果查覺了話中的暗示,絕對會紅著臉露出非常可愛的難為情模樣,但這樣一來他精心想出的委婉說詞也沒有存在的必要性了,而且還讓自己更像個沒在用腦的笨蛋。他戰戰兢兢地觀察起了綠間的後續反應,只見對方垂了垂眼睫,看起來倒是挺認真在思索的。

「呃……小真?那個啥、不用把我的話當一回事也沒關係喔?我真的就只是問問──」高尾還沒來得及把話給說完˙就被已經得出結論的綠間給打斷了。
「如果,是你講的那種情況……應該會把他載到電腦裡的動畫全部看過一遍吧。」

「欸?」

 這回的驚嘆聲之大,坐在兩人附近的幾位同學都不約而同地從參考書堆中抬起頭,狠狠朝高尾的方向瞪了過來。他愧疚地縮了縮脖子,把音量調回正好適合竊竊私語的大小。

「為、為什麼小真會想看啊?如果是真的覺得很沒營養又不長知識的話,照理來完全不碰或是乾脆刪掉不是比較合理嗎……」
「唔、是這樣沒錯,」綠間有點彆扭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鏡架,儘管整張臉幾乎是被手掌給遮住了,從指縫間依然能瞥見雙頰微微泛起的潮紅,「可是會想要知道和自己關係不錯的人到底腦袋裡裝了些什麼,這種事應該也不奇怪吧。」

高尾盯著有些窘迫的綠間眨了眨眼,忽然就懂了。

 什麼嘛、仔細想想其實也挺簡單的啊?小真之所以會反覆播放著那些他連半點興趣都沒有的歌曲,說到底只不過是想試著去瞭解一下我的喜好罷了,跟方才自己點開對方手機裡的最常播放列表動機是一樣的。想到這裡,高尾不禁淺淺地揚起了嘴角,綠間是怎麼說的?因為對象是關係不錯的朋友?所以說換成基本上沒什麼交情的同班同學的話,他肯定還是抱持著置之不理的一貫態度吧,原來自己在綠間的心底也是穩妥地占有一席之地的,真好啊。

「噗哈、小真其實也挺單純的嘛!」合不攏的雙唇隱隱約約露出了兩排白淨的牙齒,高尾彎著身子、再也無法隱忍地笑出了聲來。
「吵、吵死了,話說回來提出這種問題的你也很奇怪吧!」
「所以說是幫我妹妹問的嘛──」
「總覺得從你口中說出的話百分之八十都不太能信啊。」
「欸、小真好過分,我遭到二度中傷HP要歸零了喔。」
「……你還在這裡胡言亂語。」

 最終綠間以強勢地姿態逼迫高尾繼續跟數學題目拚命,自己則心甘情願地縱身一躍跳入英語單字的大海中悠遊去了。後者自然是已經不大可能進入狀況,拿起自動鉛筆開始在書本上塗塗畫畫作個樣子,還時不時要往旁邊瞄上幾眼。糟糕了、今天的小真特別讓人覺得心動呢,他想。一股暖意跟著自心底油然而生、從左心房一路蔓延到指尖處,令他又忍不住想微笑。

他悄悄地從抽屜裡拿出手機,猶豫了一會兒,然後抱著些許的期待點開了一首未曾聽過的圓舞曲。


FIN

  8 4
评论(4)
热度(8)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