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全職/双花]下一個天亮

全職完結的賭注點文之一......對不起我真的很不會寫双花我盡力了QQQQ本來想要來一發傻白甜的結果到最後又步入慣有的微沉鬱內心戲了(跪地)嗚嗚嗚我對双花是真愛請相信我!!!!!!!

啊然後、這次的文為了閱讀方便轉簡了

 

※退役梗有、同居設定、一如往常OOC

※視角隨意切換請小心食用

※CP為孫哲平X張佳樂

 

孙哲平身披湿漉漉的毛巾、裸着上半身走出浴室时,张佳乐正姿势难看地窝在书桌前看电影。

  从笔记型电脑外接的小喇叭裡流洩出柔美但悲悽的背景音乐,萤幕上额头稍嫌高了些的女主人公正紧握着手机可怜兮兮地哭着,晶莹剔透的泪水滑过她吹弹可破的白皙双颊。孙哲平眨眨眼睛,在原地愣了半晌才不禁纳闷平常只爱看动作片跟喜剧片的张佳乐怎麽会突然开始看起了那种以赚人热泪为最终目的的爱情文艺电影。他大步流星地走到对方身边想探个究竟,小水珠从他的髮尖毫无节奏感地接连落地,在木头地板上留下一个个圆润透明的水印子。

「喂,」孙哲平弯着手肘压上了张佳乐棕红色的脑袋,「怎麽忽然看起这种片子了?」

  张佳乐没有回话,不安分地在原位上动了动想把孙哲平的手给甩开,那双灵动的黑眸死死盯着电脑,不敢将视线移开半刻。孙哲平又接连乐乐、乐乐的喊了几声,见对方真没有打算要搭理自己,乾脆直接伸手按下了笔电的电源开关。

下一秒,萤幕黑了,再下一秒,张佳乐凄厉的惨叫声迴盪在狭小的双人卧房裡。

「啊啊啊啊啊!大孙你做什麽──!」气得从椅子上一跃而起的张佳乐转过身,两隻手狠狠按上孙哲平的双肩,把打断了他享受美好电影时光的可恶同居人来回甩得摇来晃去。

「没办法,谁你叫光顾着看片不理我。」孙哲平被张佳乐搞得有点头晕眼花,却还是满不在乎地回应着。

「靠!你都不知道我刚才正看到剧情的高潮处啊!好不容易气氛酝酿的正好我都快哭了、被你这样一闹哪还有心情看下去!」

「那就别看了呗?反正时间也不早了。」

  孙哲平你大爷!斗嘴实在斗不过对方的张佳乐鬆开手,咬牙切齿地丢下这麽一句后嘟着嘴坐回了电脑前。他重新开了萤幕,喀啦喀啦地点着鼠标试图把影片视窗底下的进度条拉回原本的地方。眼看张佳乐今晚不把爱情片给解决是不会乖乖上床睡觉了,孙哲平也只好举双手投降,将肩上的毛巾随手扔进了牆角的洗衣篮裡头,然后有些宠溺地胡乱搓揉了下张佳乐的头:

「我先睡了,你自己要注意时间啊。」

  还在气头上的张佳乐冷哼了声,没给出个像样的答复。对这样的反应及态度习以为常的孙哲平只是浅浅地扬了下嘴角,一边挠着东翘西翘的后髮一边鑽入了双人床上的凉被裡。

 

 

很显然地,孙哲平高估了自己对噪音的忍受能力。

  女人令人心碎的恸哭、男人低沉的吼叫、频率过高的刺耳笑声甚至低分贝但嘈杂不已的雨声,各式各样细碎的声响在孙哲平耳边迴盪不去,把他逼得完全睡不着觉。他本想起身要张佳乐把耳机给插上,却悲哀地想起他们俩共用的那副深红色耳罩式耳机早在几天前就被对方给摔坏了。无奈之馀,他选择一声不吭地躺回床上,乖乖等待电影的尾声到来。
  真不知道是谁把这片子推荐给了张佳乐,孙哲平将双手枕在后脑勺,盯着有些斑驳的天花板暗暗猜疑。楚云秀的嫌疑最大、苏沐橙也是挺有可能的,但搞不好罪魁祸首意外的会是林敬言、邹远那几个跟他关係挺不错的傢伙。他一边反复思索着各种风马牛不相及的琐碎小事,一边时不时就朝床头柜上的夜光电子钟瞥个几眼,而终于在整整四十五分钟过后,甜腻的电影片尾曲缓慢奏起。孙哲平长吁了口气,转过头看着张佳乐慢悠悠地阖上笔电、关了桌灯,然后垂着头跟自己挤上同一张床。

「终于看完了?」他哑着嗓子问了句。

  正在拆马尾辨的张佳乐肩膀一抖,明显是被孙哲平给吓了一大跳。他抬起头,在一整片漆黑中略为吃惊地瞪圆了双眼。

「你、你还没睡啊?」话一出口,张佳乐立马察觉到自己的声音裡头带上了浓厚的鼻音,后悔地捂起嘴巴,而孙哲平自然是没有放过这样的小细节、皱着眉头伸手开了檯灯。于是在惨白的灯光下,张佳乐通红通红的眼眶、微微肿起的眼角以及颊上的泪痕都被映照的一清二楚。

「……你哭了?」
「没哭!你看错了啦!」张佳乐粗鲁地用手背抹了抹脸、正打算把整个人往被窝裡埋,却赫然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一旁的孙哲平以极为恰好的力到掐上了枕边人的手腕,看起来不大开心。

「乐乐、你哭什麽?」他又问了一次,话裡少了分诧异、却是多了分严肃。

  被限制住行动的张佳乐在心底无奈地叹了口气。他知道要是不好好给对方一个交代,今天晚上大概是不必睡了。稍为衡量了下遭到彻夜质询无法入眠的痛苦以及本来就没剩下多少的尊严,他果断地选择了后者,心不甘情不愿的嗫嚅了句:

「……电影。」
「啊?」
「看电影看到哭啦!我觉得剧情太难过了很催泪不行吗?」

  话一吼完,张佳乐便自暴自弃的把孙哲平的手给甩开,一股熘躲进床上的大凉被裡。而原本还一脸担忧的孙哲平此刻实在是不知道该讲些什麽,只能傻呼呼地在原处愣上半天。不过这状态维持才没多久呢,他就忍不住噗哧一声的笑了。

「靠!你笑个毛啊!」张佳乐怒不可遏地掀开棉被,恨不得抄起一旁的电子钟往孙哲平脸上丢去。
「哈哈……抱歉……噗、不过这理由还真是……」
「怎样、我就是泪腺发达啦!你再笑就给我去睡阳台!」
「呼、好好好我不笑了,你别气我行吗?」孙哲平扯着嘴角,将手抚上了张佳乐的脸,让粗糙的指腹在对方的眼角来回蹭了蹭,「我以为你一个人又在胡思乱想了才问的,没事就好,嗯?」
「你少在那边装了、滚滚滚!」张佳乐一边佯装出满脸嫌恶的模样掰开了对方的手、一边彆扭的瞥过头。

  真奇怪了,他暗暗想道,明明跟孙哲平相识不知道多少年了,却依然像初遇时那样拿对方那种直接了当的行事与说话风格没辙。或许孙哲平不是那种会让喜怒哀乐形于神色的人,但任何想说的、想做的,他从来都不懂得拐个弯子委婉地表示。而面对对方直率、毫不造作的关心与担忧,张佳乐从来都只能感到不知所措……好吧,还有一点点的开心。

他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耳根,觉得现在这副双颊透红的跟煮熟虾子没两样的模样时在是滑稽到了极点。

 

 

  来回折腾了好一阵子之后,早就累得不成人形的孙哲平总算是放弃继续调侃张佳乐、搂着同居人的腰陷入了深层睡眠。张佳乐获得了难能可贵的喘息空间,此时可说睡意全无,于是乾脆小心翼翼地撑起头、端详起身边那人的睡颜。

嗯、挺好的。他弯了弯眉眼,方才的怒气早已烟消云散。

  张佳乐没有说,其实他看的那部片是他自个儿在DVD出租店裡挖到的,讲一对曾经爱得轰轰烈烈的男女因为不可抗力因素而被迫分离,相隔漫长的五年后重逢的故事。最后他们没能在一起,毕竟五年时光流逝的缓慢,却不可避免地带走了当年无比熟悉的那些人事物,他们终究只得怀揣着遗憾与思念继续把充满着无可奈何的人生给过下去。片中峰迴路转的剧情实在太过似曾相识,等张佳乐意识到的时候,他的眼泪早就已经流到下巴边去了。

于是张佳乐不禁觉得身为幸运E的自己其实也挺幸运的,至少他最难以割捨的那人此刻就躺在身边,安稳地打着鼾。

  这些零零碎碎的理由还是别跟孙哲平细说的好,张佳乐暗自盘算着,否则接下来几天对方又会自顾自的开始瞎操心、然后做出各种不忍直视的蠢事了。他缓缓放下了拄着下巴的右手,让红棕色的脑袋瓜陷入软绵绵的记忆枕裡,额头附近还能清晰的感觉到孙哲平在睡梦中呼出的滚烫气息。

就这样肩并着肩微笑着进入梦乡吧,他想,然后第二天他们又能在晨曦微亮时睁眼,一同迎接下一个天亮。

 

 

FIN

  19
评论
热度(19)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