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全職/林方]By Your Side

生出來啦!!!(抱頭痛哭)卡了快一個禮拜我終於完成了林大大的生日賀文............初寫林方性格超級難抓真是整死我了、寫到後來還爆字數........但還是先祝林敬言大大生日快樂!林方官配不解釋啦!

感謝每一次收看點愛心留言的太太們、你們都是小天使QQQQQ

 

※私設多、OOC有、視角東跳西眺亂七八糟請小心食用

※CP向為林敬言X方銳

 

林敬言不急不徐地接起手機時,方銳正跟著來電答鈴搖頭晃腦地哼著某首令人懷念的英文老歌。

 

『You are my sunshine……』

 

   什麼跟什麼啊?靜靜聽著對方走了調的歌聲,林敬言推了推平光眼鏡露出極淺的笑容。

  方銳的這通電話他等的可久了,照著飛機的預定抵達時間,早在幾小時前他就已經換上外出衣物,端坐在客廳邊滑手機邊待對方撥號過來要自己速速前往機場充當司機載人。哪知滑了半天手機還沒響呢,他卻是先刷到了方銳的班機誤點了整整兩個小時的消息。想到那位耐性極差的友人還得在H市機場空等上這麼長一段時間,他不禁替對方默哀了一秒鐘。

 

 等到方銳終於心滿意足地將整首曲子高歌完畢,林敬言一邊瞥向老舊的銀製腕錶確認了下時間,一邊語帶笑意地向對方招呼了句:「怎麼搞的方大大?唱得挺起勁啊!」

 『哎唷喂!』另一頭的方銳顯然沒有注意到電話已經接通,被突然鑽入耳中的溫潤嗓音給嚇了一大跳,不禁驚呼出聲,『林大大你嚇死人啊!接起電話好歹先出個聲、來個正常點的打招呼方式啊?』

「我的錯我的錯。我聽你演唱會聽到一半,捨不得打斷啊。」林敬言笑答,倒是很乾脆地認了罪。

『哎喲,老林你什麼時候這麼坦率了?想改變畫風了嗎?』

「別說這些了,剛才刷到班機誤點的消息,這趟旅程你可真不容易啊……」

『你才知道!!!』 

   

 林敬言不過是沒什麼特殊目的的起了個頭,卻不小心啟動了方銳的話癆模式,後者抓住關鍵字後立馬連珠炮似地開始抱怨個沒完。從班機的誤點開始叨叨絮絮地講到在航行過程中把他給晃得頭昏腦脹的亂流,再提到坐在自己正後方哭得驚天動地的小孩,最後還不忘針對飛機上從來沒有好吃過的餐點念上幾句。前者一愣一愣地聽著,心想方銳在這短短幾小時內大概真的是受遍了全世界的委屈,才會在短短幾秒內搖身一變成了黃少天。

 

『──老林你說我運氣背不背!』氣喘吁吁地噴完一長串埋怨後,方銳幾乎是咬牙切齒地吼出了心聲。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好過。」林敬言以哄小朋友的口氣答覆,「但你現在總算到機場了不是?我也心疼你,等會兒給你煮一大碗鴨血粉絲吃。」

『說好的喔、我現在可餓著了!林大大你不許出爾反爾!』

「給你保證,我哪做得出那種事。」

 

  和方銳如往常那般相互噴著垃圾話的同時,林敬言跟著一把抓起方才置於茶几上的錢包跟車鑰匙,加快了腳步步出他在Q市租下的公寓套房。哪裡會捨得讓方銳餓肚子餓得愁眉苦臉的呢?他苦笑著暗想。他最想看到的,就是對方將碗底的湯一口飲盡後臉上掛著的滿足笑容。 

 

 

「直接回你那?」

 

  副駕駛座上,方銳口裡喀哩喀哩的嚼著王子麵,口齒不清地問道。林敬言就坐在他身邊,雙眼專心致志地凝視著前方,不時伸出手調轉廣播頻道。

  當林敬言風塵僕僕地開著他的老爺車趕到機場時,就看到方銳頂著一對熊貓眼滿臉倦容的佇立在機場的透明自動門前面,不大強壯的身子整個倚靠在身旁的黑色行李箱上,模樣簡直憔悴無比。於是林敬言匆匆忙忙地把方銳送進車裡頭,又匆匆忙忙地衝進機場給對方買了點零食果腹,折騰了好一陣子才總算再度開車上路。

 

 「嗯,家裡有足夠的食材給你弄東西吃。」

 

   在黃燈轉為紅燈的前一秒踩下剎車,林敬言關切地轉過頭確認方銳的情況,看對方總算是有些精神了,才暗地裡鬆了口氣。而後者似乎是在短短一瞬間內捕捉到了這般極其細微的表情變化,扯開嘴角出聲調侃:

 

「看不出來,老林你這麼關心我啊?哎喲我感動的都要痛哭流涕了!」

「你實在是──」忍不住感到無奈的林敬言本來打算回上幾句,卻在開了口的下一秒發現綠燈已幽微地亮起,只好閉上嘴安分地踩著油門、繼續心無旁鶩地開車。他的駕駛技術本來就沒有好到哪裡去,要是還心猿意馬的話他真怕自己會釀下大禍。

 

 

  墨綠色的車身和好幾棟高聳入雲的建築物擦身而過,駛出了喧鬧嘈雜的市中心。起不了太大照明作用的老舊路燈在凹凸不平的柏油路面上印上長型的柱狀黑影,任憑高速轉動著的車輪恣意輾過。車內充斥著令人頗為舒適的沉默,唯一能耳聞的只有空調呼嚕呼嚕的運轉聲。

  方銳將空的王子麵包裝塞入後坐的塑膠垃圾袋裡,回過頭瞇起眼睛看向專注開著車的林敬言。他們已經很久、很久沒見了,回想起來似乎自第十一賽季開打以來就再沒機會小聚幾回。他知道林敬言獨自一人去了國內很多城市旅遊,因為他總能收到來自各地的、對方以美麗字跡寫下的明信片。方銳老覺得這樣輕鬆愜意的生活大概才真正適合那位溫和的友人,卻還是難免感到有些寂寞。所以等到他藉由微博得知林敬言終於逛完中國一圈心滿意足的回到Q市時,二話不說立馬撥了通電話過去表示要擇日去找他玩玩。

 一點都沒變啊,他望著林敬言的側臉想著。無論是略微下垂的眼角、溫和而圓潤的臉廓、或是那雙薄薄的唇閉合時勾勒出的曲線,好像都和他們初次見面時如出一轍。

 

「我說老林……」方銳的視線游移至對方緊握著方向盤、略顯蒼白的雙手,悠悠地喚了聲。

「嗯?」林敬言的目光離不開前方的擋風玻璃,但還是以單音節回覆著。

「最近啊、我常常作同樣的夢。」

 

沒等對方問出『什麼夢?』,方銳自顧自地講了下去:「夢裡我跟你都穿著呼嘯的隊服,你應該還記得長什麼樣吧?反正就是短袖的那一套。我們兩肩並著肩站在台上,一人一隻手捧著超大的總冠軍獎盃。底下的觀眾全部都在拍手,還一邊拍一邊喊說『林敬言第一流氓!』『犯罪組合最強!』之類的。然後你轉過來跟我說:怎麼樣總冠軍的滋味挺好的吧?等會兒領了獎金全隊一起去吃燒烤……好像還有其他的但我想不太起來了。然後、每次夢到這裡就醒了,不知道我們在夢裡有沒有真的跑去吃燒烤啊?」

 

  林敬言沒有說話,就只是以十分平靜的表情聽著方銳在一旁喃喃自語。他當然還記得呼嘯的隊服長什麼樣,他連方銳口中描繪出的那些畫面都能輕而易舉的想像出來。挺好的,他心想,那種光景感覺還真是挺好的。於是當他身邊的友人終於嘰哩呱啦地敘述完自己的夢境後,他側過身,微笑著說:「真是個好夢啊。」

 

「是啊……」方銳愣了半晌,然後跟著淺淺地揚起嘴角,「真不懂為什麼最近老作這麼好的夢。」

 

 

  將車停在距離自家公寓五分鐘路程的停車格後,林敬言替方銳背上了他的隨身包,兩人一同步入僅容一輛車通過的狹小巷弄。方銳繼續輕哼著那首You are my Sunshine,方才還在機場時臉上的疲憊與倦怠早已不見蹤影。林敬言滿足地看著腳踏輕鬆步伐的方銳,心底有股暖意油然而生。

 

「哎、老林你看,星星好多啊。」方銳忽然將食指往上一伸,歡快地咧開嘴、像個孩子般地笑了,「不覺得很美嗎?」

「是很美啊。」林敬言跟著仰頭,「今天白天天氣很好,沒什麼雲,所以能看見的星星特別多吧。」

 

  他們同時停下了腳步,伸長了脖子試圖更用力地望向並記住眼前所見。若是把整片夜空裝入篩籃裡輕輕搖晃的話,那些為數眾多的星點大概會落入隙縫之中然後灑個滿地、像鑽石一樣一邊反射著璀璨的光芒一邊滾來滾去吧。天空近的讓人忍不住想像起這樣的畫面。

  興致勃勃地數完了星星,方銳低頭朝林敬言燦然一笑,而林敬言就在那個瞬間驀地回想起了一首名叫眼底星空、很老很老的情歌。他望進方銳那雙特別真誠的澄澈眼眸裡,突然有點懂了當年曾讓他嗤之以鼻的歌詞。真的能看見啊,他心想,能看見眼底最深處有閃爍的光芒在綻放著。

 

「恭喜你啊,總冠軍。」他沒來由地突然想這麼說。

「林大大你知不知道現在幾月幾號啊?」方銳依然面帶笑容,卻疑惑地挑了挑眉「新賽季的常規賽都快打完了你現在講上個賽季的事?」

「也不是……就是現在突然想恭喜你。」

「唔、好吧,感覺沒什麼道理啊。」

 

  總冠軍這三個字聽來總覺得咬字特別清晰。方銳沒有說,其實作了那個夢的那些夜晚,當他睜開眼睛回到現實之後,心裡總有股淡淡的惆悵始終揮之不去,感覺就像胸口扎了根拔不掉的刺兒一樣難受。但他現在看著林敬言依然是他記憶中的林敬言,突然就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要是不小心脫口而出的話,對方大概也會微笑著說出『你的榮耀就是我的榮耀』這種話來回應自己吧。

 

所以,這樣就夠了。沒有所謂不帶遺憾的人生,而林敬言不過是把他所擁有的遺憾與榮耀一同交付給了方銳。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老林,我的隨身包給我一下。」方銳像是要把心中的雜念全數拋淨般地甩甩頭,重新掛起笑容指向林敬言左肩背著的側背包。

「喏、拿去。」

 

  包包裡堆滿了各式各樣的雜物,包括飛機上空中小姐發的核桃堅果包、被折成四方形的防風外套、方便隨身攜帶的牙刷組、前陣子剛買下的小平板、電線捲成一團的行動電源……方銳把手往裡頭伸,攪和了老半天總算是撈到了他想找的東西。他眼睛一亮,笑嘻嘻地從包裡挖出一只被壓得有點變形的深藍色盒子。

 

「什麼東西?看你開心成這副德性。」

「嘿嘿嘿林大大你待會兒知道了可別太感動,要是跪下來感謝我的話我可承受不起啊!」方銳神秘兮兮地瞇起了眼睛,「這東西,給你的!」

「我?」林敬言不解,困惑地指了指自己。

「哎老林你真的想不通?不知道下個禮拜六是個什麼日子?」

 

  下個禮拜六……林敬言從外套口袋裡掏出手機,點開行事曆看了看之後幾天的日期,才終於恍然大悟。五月一日,下個禮拜六,是自己的生日啊!這日子到底是怎麼過的?林敬言忍不住想質問自己,居然連生日這事都能忘的一乾二淨。

 

方銳心滿意足地看著友人略為吃驚的表情,心裡頭有些得意:「怎麼樣,現在懂了吧?竟然不記得自己要過生日,嘖嘖嘖不服老可不行啊林大大。」

 

「不帶這樣戳人痛處的吧方銳大大。」林敬言誇張地按著腹部,整張臉揪成一團,「你這到底是要送禮還是想趁機人身攻擊啊?」

「居然不信我?我可是有考慮到下禮拜有跟微草的比賽沒辦法和老林你見面才特意選在今天送的耶,裝也該裝出個開心的表情吧!」

「開心開心、我樂得都要飛上天了。」

 

  林敬言往前了幾步,沒有伸手接下方銳送的生日禮物,反而張開雙臂輕輕地將對方給摟入懷中。他的手撫上了對方柔軟的淺褐色髮絲,然後胡亂搓揉了一陣。

 

「謝謝你啊。」謝謝你連著我的分死命地往上攀爬不顧一切的將總冠軍納為己有,謝謝你每年都很盡責地記住了我的生日,謝謝你沒有忘記我們仍在呼嘯時一起做的那些美夢,謝謝你不論經過了多少時間都仍將我視為當年的第一流氓,還有,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裡。

 

  伴隨著滿溢出來的溫柔,感謝的字句吐在方銳耳邊令他一陣酥麻,雙頰倏地泛起了紅暈,好在此刻四周一片漆黑,不然這副狼狽的模樣可要被看得一清二楚。

林敬言那雙厚實的手特別暖和,撫在後頸上的那份滾燙讓方銳舒服地閉上了眼睛。他也想謝謝這個人,謝謝他與自己一路相扶持走到了這裡。

 

兩人就這樣靜默地擁抱著。良久,方銳不安分地動了動,林敬言也識相地鬆了手。

 

「啊──我餓了!」方銳摸著肚子大聲嚷嚷著,「老林,別忘了我的鴨血粉絲啊!」

「是、我哪敢忘?回去馬上給你弄。」林敬言笑道,扶正了掛在鼻樑上的眼鏡。

 

  於是他們走在彼此身側,像往常那樣相互嘲諷、然後指著對方的臉毫無顧忌的大笑著向前步去。一明一滅的路燈照在他們身上,在他們背後拖出兩道長長的黑影。

 

人生的路還很長,而他們都渴望,兩個人能夠像這樣肩並著肩永遠走下去。

 

FIN

  20 3
评论(3)
热度(20)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