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 Sill

石頭、灣家人、寫文主,目前深陷黑籃&全職坑中。
板車組一生推,王杰希&微草、双鬼&虛空死粉。

 

[全職/双鬼]Afterwards

※CP為雙鬼/李軒+吳羽策

※本來是想寫軒策的但我寫完後怎麼看都看不出CP向,大家就將就著食用吧(乾)

 

 

──就這樣,結束了啊!

──嗯,結束了……

 

那一年夏天,虛空的征戰之徒止步於蟬鳴初啼之際。

 

1

 

經過李軒的房間時,吳羽策對於從門縫裡透出、灑落迴廊的一小塊微光感到有些訝異。他掏出口袋裡的手機確認了下,這會兒已經是將近凌晨一點了。

 

「隊長?」兩指節輕輕敲上門板,他壓低音量喚了聲,卻沒有得到任何答覆。

 

吳羽策不禁蹙眉。俱樂部高層對於他們這個賽季的表現是什麼態度他心知肚明,幾小時前才和李軒兩人一起被念過,但他所認識的虛空隊長,可不是那種會因會一次的挫折而把自己關在房裡悶不吭聲鬧脾氣的人啊?況且雙鬼拍檔從第五賽季一路走來,淋過的那些大風大雨可比眼前這一場強悍多了,此時此刻比起沮喪,更該積極規劃一下比往年長上許多的夏修期才是。

 

他於是又敲了敲門,這回的力道更重了些,還提高了音量往房裡喊著:「隊長,不帶這樣搞自閉的吧?」

 

忽然吳羽策的左肩無預警地被狠狠壓了下,他跟著重心一傾差點沒當場跌個倒頭栽。

 

「幹嘛呀阿策、你反應過頭了吧?」

 

始作俑者的李軒這會兒仍笑嘻嘻地把頭架在對方肩上,絲毫沒有反省之意,吳羽策沒好氣的撇過頭瞪了前者一眼,一邊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這麼晚不睡覺,還給房間裡留盞燈是要怎樣?」

「那個啥,」李軒縮回頸子並聳了聳肩,「出去上個廁所嘛?」

「聽你在胡扯,我剛才從浴室裡出來,連個鬼影都沒看到。」

「哎、被發現了啊。」

 

李軒也沒想多做反駁,兩根指頭夾起掛在胸前的榮耀帳號卡晃了晃。吳羽策愣了愣,不再繼續追問下去,很明顯眼前這人剛才偷偷摸摸跑去訓練室打榮耀了。

 

「今天的比賽打得很意猶未盡啊──」仰頭深了個懶腰,李軒自顧自地說著。

「再意猶未盡,也由不得你了。」

 

吳羽策苦澀地笑了笑。他當然知道李軒話中有話,但一個3:7的分數擺在眼前,除了認命之外他們還能有別的選擇嗎?他轉過身還想補上幾句,卻恰好與對方四目相接,那雙晶亮的瞳孔深處清楚映著自己的臉。

 

「我知道。」李軒這麼回答,嘴角是揚起的。

 

然後吳羽策突然就沉默了,他看著眼前那抹五年來未曾改變過的微笑,恍惚之中竟覺得自己正置身於他們初次相遇的那個夏天。

 

2

 

那是個燥熱得令人髮指的七月,第四賽季的總冠軍賽才剛結束沒多久。

 

作為新人幸運地被提拔至虛空戰隊,本該因而歡快無比的吳羽策卻為了改變職業一事跟新東家僵持不下,弄的俱樂部上下一層烏煙瘴氣。

 

他早就決定了要以鬼劍士的身分打入職業圈,就算經理再三勸誘他轉行其他職業能夠給他一個更美好的將來,他也是二話不說直接拒絕。那副態度太過堅決,在前輩眼中看來都只是種年少輕狂的傲然。為此,吳羽策當時在虛空戰隊裡可說毫無立足之地。

 

一直到數不清是第幾次臭著臉步出上層辦公室時,他跟李軒撞了個正著。

 

黃金一代的出身為他增添了不少名氣,李軒作為當時圈內數一數二的鬼劍士操縱者,早就被即將退役的現任虛空選手們視為接替隊長一職的重要核心,這也是為什麼吳羽策不接受更改職業會帶來這麼多尷尬,同職業要兩個、這是鬧哪樣?

 

吳羽策當時很想掉頭走人,那是他第一次被迫與李軒獨處,他不知道對方究竟會如何鄙視自己、更不知道這時該說些什麼才能打個圓場。但眼前那人卻搶在他行動之前,率先開口了。

「我是李軒,鬼劍士逢山鬼泣的操作者,請多指教。」李軒毫不造作地伸出手,亮晃晃的日光燈照在他身上,糊去了半邊臉。

 

但吳羽策一直都沒能忘記,他所跟隨的虛空隊長當時笑得跟個孩子般傻氣,那雙漆黑瞳眸裡閃爍的光芒像是任何一個夜晚抬頭便可瞧見的北極星一樣璀璨。

 

於是他沒有逃走。

 

因為他不禁想,跟著這人的腳步,或許就能夠走得很遠、很遠。

 

3

 

「你發什麼呆啊、阿策?」

 

李軒的聲音彷彿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但最終還是把吳羽策從回憶錄拉回了現實。他眨眨眼,對面那人依然掛著與他記憶中如出一轍的笑容。

 

「下一個賽季……」

「嗯?」

 

「下一個賽季,我們去拿冠軍。」

 

吳羽策堅定地把話說完後長吐了一口氣,抬頭卻發現李軒仍愣在那兒吐不出半個字,那模樣看起來倒是挺逗趣的。他往前一步,右手握著拳頭擊上對方肩膀。

 

「幹嘛?說不出話了?」他笑道。

「沒啊……」李軒尚未完全回過神來,反應還有些遲鈍。

「那是怎樣?」

「不是…突然覺得,好像很久沒聽你這麼說了。」

 

正確來說,是好久沒聽到虛空戰隊裡有人在喊著奪冠了,李軒心想。當他們連闖入季後賽的把握都沒有時,又有誰會大聲嚷嚷著要拿個冠軍?長久以來只有他和吳羽策兩人始終把冠軍二字放在心上,但時至今日,卻也許久沒提起這份抓不住的榮耀了。

 

李軒立馬心一橫,掌心用力拍上吳羽策的雙肩。

 

「你、你做什麼?」

「阿策,你想睡覺不?」

「呃…沒特別睏。」

「那來我房間,我們再來復盤。」

 

直視著自己的眼眸深處好像能瞥見艷紅的火光在燃燒著,吳羽策不禁感嘆這隊長怎麼這麼多年來還是單純得不得了。真有幹勁啊,他說。而後他沒再認真去聽對方究竟回覆了些什麼,因為他知道飄過耳邊的一定是『那當然,我們可是要爭冠軍的』云云。

 

他望向李軒正擠過自己身邊、寬廣而厚實的背影,第一次覺得冠軍獎盃那麼地觸手可及。

 

 

FIN

  60 2
评论(2)
热度(60)

© Stars Sill | Powered by LOFTER